小田的部落

關於部落格
我的抒發思想、心情地點
  • 1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青夫婦小說[第一章]

「哎,哎米!?你看著床底下在幹嗎?」房間旁邊浴室的門打開,傳來塔爾斯驚訝的聲音,好像很意外哎米會突然出現在他的房間。他站在浴室的門前,全身濕嗒嗒,身上毛因吸水而下垂,滴著水滴。
哎米聽到塔爾斯的聲音,立刻驚訝的站起來說:「塔爾斯!?沒有,我只是在找索尼克。他有來過這裡嗎?」
塔爾斯搖頭道:「沒有,他不在這裡出現過。」
「索尼克躲到哪裡去了?人家的曲奇餅也快涼了。」哎米開始失去耐性。
「索尼克常常到大草原奔跑的。你去大草原的話也許能找到他。」塔爾斯向哎米提出找索尼克的建議。
「好,我現在就去找他。」哎米三步並作兩步的快速走出房間,向著塔爾斯的工作室前面的大草原前進。
塔爾斯拿起毛巾擦乾身體。看著哎米快速的離開,他無奈道:「哎米每次找和要討好索尼克的時候都非常的積極。」

    在大草原裡,夏多跳起來右手圍著自己的身體,然後張開右手,從胸口射出三個金色的長槍利刃,亦是卡歐斯之槍。卡歐斯之槍的尖頭對著索尼克,飛向索尼克。索尼克左邊嘴角向上,跳起來閃掉卡歐斯之槍,卡歐斯之槍刺中地上後爆炸。索尼克在天空捲成球狀,不停地旋轉,然後衝向夏多。夏多抬頭望著索尼克衝向他。眼看索尼克一瞬間就靠近了,夏多身上出現很多黑線,突然在原地消失。索尼克在旋轉時,注意到夏多消失了,他雙腳著地時身體半蹲著,然後站立,東張西望,但卻見不到夏多的身影。夏多突然在索尼克旁邊出現,索尼克被這突如其來的出現嚇到。夏多趁索尼克被驚嚇的時候伸出右拳打索尼克的左臉。
「哇!」索尼克握著左臉倒下。
夏多在索尼克倒地時候,舉高左腳企圖踩索尼克的腳。索尼克卻快速張開雙腳一前一後,橫式對著夏多的右腳踢,夏多的右腳被索尼克踢而重心不穩,向後面跌倒。索尼克接著倒立著旋轉身體,把自己的身體伸直,雙手手臂彎著,手心俯地,伸直身體讓自己的身體彈跳,平穩的站在草地上。夏多這個時候衝向老爹,舉起手,握緊拳頭對索尼克的頭攻擊。索尼克卻在夏多揮拳但還沒打到他時,舉起右手抓夏多的手腕。索尼克這個時候用左手揮拳攻擊夏多,夏多卻抓著索尼克的左手手腕。兩位的其中一隻手腕都被對方抓著,現在兩掙扎著,企圖甩開對方的手。兩人虎視眈眈近距離面對面,似乎都不想讓對方的手從自己手掌裡掙開。
索尼克這個時候氣憤道:「夏多,為何又在幫蛋頭了?」
夏多卻冷靜的回答:「我已告訴你了,不關你的事。」
索尼克咬緊牙關:「嗯……現在你來這裡跟我打架是爲了什麽?」
夏多卻回答:「打敗你這個冒牌者,讓你知道真正的刺蝟和冒牌的差別。」
索尼克聽到夏多說他冒牌者,他似乎更是憤怒:「誰才是冒牌者啊!?」索尼克拉自己的左手朝向自己,連帶夏多的抓著他的手也被拖向索尼克。索尼克這時舉起右腳,用膝蓋踢夏多腹部。夏多的腹部被索尼克踢而感到疼痛,也因腹部的疼痛而放掉索尼克的左手。索尼克瞬間用左手手臂推撞夏多,夏多被推撞向後。
「How's do you like that?」索尼克得意洋洋道。
夏多握著自己的腹部,站在原地按兵不動看著索尼克。索尼克這時挑釁夏多:「What's wrong,夏多?不敢來過來攻擊了嗎?」夏多聽到索尼克的話卻不做任何反應。
索尼克認為夏多開始害怕,露出自信的微笑衝向夏多。夏多在索尼克接近的時候,身上出現很多黑線,突然在原地消失。
「哎,消失了?」索尼克驚訝道。
夏多突然在索尼克上面出現,伸直右腳向索尼克踩下。
「嗯哇!」索尼克一時無察覺,被夏多踩到而跌倒伏地。
夏多在索尼克倒地而張開雙手的時候抓了他的右手。他右腳腳尖站在索尼克的背後,顯出一副瞧不起人的樣子,低頭看著索尼克:「哼,就這點程度嗎?」
「夏多……,不錯的武……功嗎。去哪學的?」索尼克因被踩而難以說話。
「我沒有學過武功,是你反應太遲鈍了。」夏多扭轉索尼克的手并拉向上,挺直右腳。
「啊……!」索尼克因為肢體被扭發出痛苦的大喊。夏多甩索尼克的右手,在索尼克背上憑空消失。在小說憑空消失的一瞬間,他在索尼克前方不遠處出現。
「你似乎好像很認真嗎,夏多。」索尼克用左手支撐身體站起來。站著的時候右手不斷輕輕搖晃,好像右手已完全無力:「你也不像以前那麼簡單了。看來我也要認真了。」
夏多頭點向右邊低聲道:「哼,放馬過來啊!」
索尼克在蹲在地上後捲成球狀旋轉,旋轉一段時間衝向夏多。夏多半蹲著,然後跳向天空,右手手腕遮住胸口,射出三個卡歐斯之槍在自己剛剛站著的地方。當索尼克衝到夏多站著的地方,三個卡歐斯之槍就射中索尼克所在的位置,然後爆炸。正當夏多降落時,突然有個藍色光束衝向他。夏多露出驚訝的表情,好像沒想到索尼克這個時候會突擊他。
「嗯…!」夏多被索尼克裝上天空。
「哼哼。以為我被你的卡歐斯之槍炸中嗎?」索尼克用得意的口氣說。他快速舉高雙腳,面向天空伸直身體踢夏多的腹部。
「嗯哼……」夏多被索尼克踢倒,快速跌落到草地上。索尼克則向後翻,雙腳著地。
夏多握著腹部,看著索尼克輕聲道:「不錯呢。看來被屈辱後你會變得更強。」
索尼克左手輕輕掃自己的身體得意洋洋道:「根本沒有變強,是你反應遲鈍和得意忘形了。」
夏多右邊嘴角向上,露出奸笑:「有趣。聽你這麼說,那麼就來看看誰才是反應最快的刺蝟。」說完後,夏多跳上天空,對索尼克射出卡歐斯之槍。
索尼克向旁邊跑,閃掉卡歐斯之槍的攻擊。在索尼克跑著的時候,後面陸陸續續出現卡歐斯之槍,射向地上後爆炸,冒出黑煙。索尼克跑著的時候,視線一直對著在天空的夏多,何時何刻都在觀察夏多的舉動。夏多最後射出卡歐斯之槍在索尼克的前方。索尼克發現了夏多射出最後的卡歐斯之槍在他的前方,他立刻跳向夏多,舉起左手,握緊拳頭向夏多攻擊。夏多也及時發現索尼克的攻擊。他舉起左手擋索尼克的攻擊,使出右勾拳朝向索尼克的腹部攻擊。索尼克雖然發現夏多對著他的腹部攻擊,但他的右手卻被扭傷,無法擋夏多的攻擊。正當夏多打中索尼克的腹部時,索尼克就使出全力反擊。他無視腹部被打的痛楚,左手的拳頭鬆開,抓小黑的左臂,拉向索尼克。
「什麽!?」夏多驚訝道。他被拉向索尼克的時候,索尼克就用他的右手肩膀,撞夏多的左手腋下。索尼克撞倒了夏多,夏多也被索尼克撞而跌落到草地。夏多跌落到草地的時候就被索尼克壓著。他露出憤怒的表情,舉起右腳,踢開索尼克。索尼克被夏多踢的時候,左手舉高,身體彎向後,左手手掌著地,身體倒立,然後彎下下半生,雙腳著地站立。
「怎樣?就算右手被你扭傷,我依然還能使用右手攻擊。」索尼克看著夏多輕輕拍右手。
夏多慢慢站起來。看著索尼克的時候,他露出憤怒的表情,似乎不滿意被索尼克占上風。他握著左手的限制環:「挺不錯的嗎,索尼克。」他轉左手的限制環一圈,脫開限制環收在背後。之後,他再握著右手的限制環憤怒道:「但是,遊戲時間已結束了。」
索尼克察覺夏多開始脫限制環了,他焦急的自言自語道:「不妙,萬一他脫掉限制環,他會變得更強。」他立刻用盡全力衝向夏多。但是在他衝著向夏多的時候,一道金色光束快速的衝向他,把他撞飛向天空。這道光束走過草地時,草地不禁的跟著光束搖擺。
「嗯!」索尼克面向草地倒下。他全身顫抖,慢慢站起來,轉向後要面對夏多時,那道金色光束又衝向他。索尼克閉上眼睛,舉起左手遮住臉,似乎要擋這道光的前進,殊不知索尼克被這道光推撞著。索尼克的雙腳碰不著地,他的雙手也被抓著張開。索尼克睜開眼睛,看到夏多對著他露出奸笑。之後,夏多右手抓了索尼克的脖子,向前衝著一段距離後把他抓起,跳高後狠狠地丟在地上。索尼克的在天空的身影變成了藍色光束,有如流星向地上快速撞擊。撞倒地上的時候,發出很大的撞擊爆炸聲,很多岩石被噴飛,冒出少許灰色的煙。索尼克躺在一個坑洞裡面,好像已無意志,一動也不動。一個黑影覆蓋了索尼克的藍色身體,這黑影也是夏多的黑影。
夏多低頭看著索尼克,用瞧不起人的口氣道:「可悲。你始終都敵不過我。」夏多從背後抽出限制環,穿在自己的手腕,然後轉一圈。
夏多的背後發出鈴聲。他從背後抽出通訊器,按了接聽鍵之後說:「什麽事,蛋頭?」
通訊器的銀幕似乎還是灰色濛濛一片,發出訊號干擾的喳喳聲,但是隱約的聽得到通訊器裡發出的聲音:「喂,這是…夏多嗎?」
通訊器不久之後就完全連接,濛濛的銀幕不久出現了畫面。畫面中顯示一位戴著墨鏡,頭上掛著細小的眼罩,身穿紅色的衣服,有著大大的鼻子和大大的橘色鬍鬚的人類躲在自己的基地。基地也不斷的搖晃,上面不斷有細小的石頭和灰塵落下。蛋頭高興的說:「哦呵呵呵呵,見到你真好啊,夏多。」
夏多不耐煩道:「有什麽事情快說吧。」
蛋頭接著戰戰兢兢的回答:「是這樣的。我本來乖乖待在自己的基地裡面。但是呢,GUN卻來搗亂,要轟炸掉我的基地。我現在躲在基地的某處,拜託夏多你來拯救了。」他雙手合掌,好像求夏多趕快回來。
夏多點頭道:「我現在就去救你。」之後他關掉通訊器,低頭瞄索尼克一眼:「算你幸運,不然我都繼續跟你交戰。」說完夏多就轉向後,用刷地的方式跑掉。這場大草原的决鬥最後遺留了受傷的藍色刺蝟靜臥在坑洞裡面,和很多卡歐斯之槍射中而炸出的坑洞。草原上原是一片草地,現在也佈滿了泥土的坑洞和灰塵。平凡的草原也變得雜亂。

    不久,在這寂靜又雜亂的大草原裡面,傳出哎米生氣的聲音:「索尼克,你到底躲到哪裡去了?」大草原中,出現了哎米的身影。哎米拿著一碟的派心想:「氣死我了,為索尼克做的曲奇餅全部都凉了!又不知道索尼克現在躲在哪裡?」哎米繼續邊在大草原摸索邊大喊:「索尼克,你給我出來!」
不久,哎米就走到夏多和索尼克决鬥的地方。她看到這個地方亂糟糟,驚訝道:「天啊,這裡發生過戰爭嗎?」哎米認為這裡可能有索尼克的蹤影,決定在此地摸索。哎米摸索的時候,不斷的東張西望看著這雜亂的草原。
「這是怎麼一回事?」哎米捧著派觀察著。突然間,哎米被蛋頭的機器人的殘骸勾倒:「哎呀!」哎米手上的派跌落到草地砸爛,毀於一旦。她倒在地上看著被砸爛的派大喊:「我為索尼克做出的心愛派啊……!」哎米心中不禁發火了,握緊拳頭,咬緊牙關,似乎要爆發了。她憤怒的低聲道:「我這麼辛苦做出的派,既然被笨機器人的殘骸就這樣毀於一旦。」她的手心中冒出煙,然後一瞬間變出鐵錘:「去死吧,笨機器人的殘骸。」哎米大力的捶打機器人的殘骸時,口中不斷的念:「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機器人的殘骸被哎米打裂,哎米依然大力的捶打。最後所有殘骸都變成了碎片,哎米仍然大力捶打。
捶打一陣子後,哎米覺得累了。錘子倒反放在地上,握著把柄的頂端喘氣。之後哎米發現了一個大坑洞,她喘氣道:「有隕石跌落……到這裡嗎?」哎米無力的走向大坑洞。看到大坑洞裡面的東西,哎米不禁尖叫:「索尼克!」她發現坑洞裡面是無意志的索尼克躺在裡面,橘色的身體有不少的凝血的痕跡和臉上有少許的血跡。她快速走進坑洞裡面,抱起索尼克大喊道:「索尼克,你怎麼啦?」她大力搖晃索尼克,但是索尼克依然閉上眼睛,沒有反應。哎米搖著索尼克的時候不禁流出眼淚:「醒醒啊,索尼克。你真的死了嗎?」
大草原裡原是哎米一直喚醒索尼克的聲音環繞著草原,但是不久之後立刻被雙翼飛機飛來的聲音覆蓋了。一輛紅色雙翼飛機突然在大草原的上空不遠處出現,然後飛向下,降落在草地的時候,伸出輪胎。輪胎著地的時候,飛機在地上往前走。速度逐漸變慢,最後停下。紅色的雙翼飛機上有有雙尾的標誌,坐在雙翼飛機上的是塔爾斯。他關上引擎,雙翼飛機前面的螺旋槳慢慢停止旋轉。
「看到大草原有爆炸而冒出的黑煙,我就認為有事情發生而來了。」塔爾斯跳下飛機。跳下的時候目睹哎米抱著無意志的索尼克,塔爾斯害怕道:「索…索索尼克怎麼啦?」
哎米抱著索尼克梗咽道:「索…尼…克他,死了。」
塔爾斯聽到哎米說的話非常驚訝,他吃驚道:「不不不…會吧?」他走向索尼克要驗證索尼克是否死掉。他頭靠在索尼克的胸口,聽到裡面仍然有跳動的聲音,鬆一口氣道:「呼…,索尼克還沒死。只是非常虛弱。」
哎米聽到塔爾斯這麼說,心理不禁高興起來。雖然眼睛仍然帶著眼淚,不過哎米卻露出笑容道:「真的嗎?我的索尼克果然很堅強。」
「咳咳咳……」在哎米和塔爾斯中間傳出輕微的咳嗽的聲音。
哎米低頭看著索尼克:「索尼克,你沒事吧?是誰把你打成這樣?」
索尼克強顏媚笑的露自信的微笑道:「哎米不用擔心,我……只是很累而已,所以睡了一下。」索尼克舉起左手擦臉上的血跡。
「索尼克,你受傷了,快點上飛機回家療傷吧。」塔爾斯指著自己的雙翼飛機。
「唷,塔爾斯。你怎麼連……帶飛機跟著來了?」索尼克看著塔爾斯,慢慢從躺在哎米的身體站起來。
「索尼克別多說話,快上飛機吧。」塔爾斯扶索尼克上雙翼飛機。

    另一方面,在蛋頭的圓柱體的白色基地外面有很多的機器殘骸,機器殘骸上面都有GUN的標誌。每個機器的殘骸都是爆炸而分裂。機器的手指、機關槍、腳、身體、鏡子、發射飛彈的槍炮全部散落在蛋頭的基地前面。
蛋頭站在基地的外面看著機器殘骸大笑:「哦呵呵呵呵呵呵,這就是攻擊我的地盤的後果。」蛋頭突然舉高右手對著前面大喊道:「你們GUN也最好乖乖待在自己的地方,別再攻擊我可愛的基地了,不然的話我就對你們不客氣!」
夏多站在蛋頭旁邊插腰:「哼,GUN為何要攻擊你呢?」
蛋頭聽到夏多的問題,他低下頭,轉頭看著夏多說:「因為害怕,所以想要消滅,以除後患啊。這就有如你蘇醒之後GUN的總司令不斷的想辦法殺掉你一樣。」
夏多聽到蛋頭的一番話,插腰低頭低聲道:「是這樣嗎?」
蛋頭發現夏多臉上有血跡,他便問夏多:「奇怪,剛剛看到你跟GUN的機器人對打的時候是毫無損傷的。為何你的臉上還會有血跡呢?這之前你去哪兒了?」
夏多回答:「這沒你的事,蛋頭。」
蛋頭被夏多反駁,心理有些激憤而握緊拳頭。但是又冷靜了,用普通的語氣對夏多說:「不告訴我也沒關係,反正受傷的人又不是我。」蛋頭轉身走進基地:「現在應該收拾這些殘骸了。也許有些部份還能拿來製造更好的機器呢。」
夏多轉頭看著蛋頭,心理面回想事情。他回想之前索尼克抓著他的手問他的問題:「夏多,為何又在幫蛋頭了?」夏多這個時候心想:「我為何幫蛋頭呢?當初也是因為他的請求所以我才答應幫他,但一直以來我不懂爲了什麽要幫蛋頭。還有索尼克那傢伙,到底被我打死了嗎?哼,我想那傢伙不會這麼容易死的。」心想事情時,左邊嘴角向上,露出邪惡的微笑。

    在塔爾斯的工作室裡面,哎米和塔爾斯都坐在塔爾斯的床旁邊,看著躺在床上的索尼克。索尼克的胸口到腹部都綁著白色綁帶,右手被肩膀的綁帶吊著,橘色的側臉也貼上藥膏。窗外的太陽的也開始西降,逐漸往下。天空也開始從藍色變橘色。一群飛鳥的身影在這橘色的天空穿過,似乎是要歸巢。
索尼克轉頭看著哎米和塔爾斯露出擔心的表情,他以平常的語氣對塔爾斯和哎米說:「Don't worry,我沒事的,你們別擺這張臉了。」
塔爾斯低聲道:「索尼克,一直以來你都不曾被這樣打傷過。怎麼你會被打成這樣呢?」
索尼克卻自信滿滿回答:「哼,這點傷不算什麽。反正我連死的滋味都試過了,更何況是這種全身傷。」
哎米接近索尼克,憤怒的眼神問:「索尼克,到底是哪個混帳把你打成這樣?」
索尼克被哎米這個眼神和距離嚇到,他做出驚嚇的表情口吃回答:「哎哎…哎米啊,你不要這樣…,嚇到我了。」
哎米接著就感覺丟臉,冷靜的往後退:「對不起,我太激動了。」
索尼克躺在仰天看著天花板說:「其實這個也沒什麼。哎米你就不用計較了。」
哎米卻生氣回答:「我在大草原看到蛋頭的機器人的殘骸,不會是蛋頭把你打成這樣的吧?」
索尼克驚訝道:「哎米,你也知道蛋頭開始出來作亂了嗎!?」
哎米聽到索尼克的問題卻突然問:「蛋頭又出來作亂了!?怎麼我不知道的。」
聽哎米這麼一說,索尼克轉頭歎了一口氣,好像知道哎米腦海裡只有想著他的安危,但沒有想過其他事情。索尼克接著將他所在草原的事情說給哎米和塔爾斯聽。
塔爾斯聽完索尼克的故事便驚訝道:「索尼克,那麼下次再遇到夏多的話怎麼辦?現在你全身是傷,我……會保護索尼克!」塔爾斯的聲量從小突然變大。
索尼克聽到塔爾斯這麼說,他豎起拇指對著塔爾斯:「Thanks,塔爾斯。」
哎米知道是夏多打傷索尼克,她就握緊拳頭憤怒道:「那個夏多,竟敢傷害我的索尼克真是不知死活。我一定要他好看!」
索尼克傻笑看著哎米:「哎米,不需要這樣。」

    晚上時分,天空已染成黑色。很多粒星星在黑色天空閃亮,月亮圓圓高掛在漆黑的天空,顯得非常的獨特。蛋頭在自己的基地裡面哼歌製造機器人。機器人的零件在一個類似工廠的地方被組合著。每個零件每次被送到一個區域的時候,就會和其他的零件結合,慢慢的就變成了機器人。這個地方裡面不斷發出敲打、旋轉螺絲、鐳射的嘶嘶聲和傳送機器零件滾動機器發出的聲音。在這製造機器的地方的大門突然左右分開,有一位白色短髮、綠色瞳孔、抹口紅、有一雙蝙蝠翅膀、穿著黑色緊身衣和胸前有個心形模型的女蝙蝠出現。
女蝙蝠走到蛋頭旁邊說:「又在做機器人了嗎?」
蛋頭聽到聲音,變做機器人邊回答:「是啊,羅姬。都怪那些GUN突然入侵,害我不得不叫自己的機器人對戰。現在需要幫我的機器人進行修理。」
羅姬看著零件被送到一些區域後就跟其他的零件連接,她問:「不過為何我總覺得你比較像在製造機器?」
蛋頭卻回答:「呵呵,增加數量以爭強基地的防衛也是很重要的。」蛋頭接著又問羅姬:「羅姬啊,原本你是跟從GUN的。為何突然又要跟我呢?你該不會想做臥底吧?」
羅姬卻發出不理睬的口氣回答:「GUN,現在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也不打算回去了。」
蛋頭轉頭看著羅姬,拉長聲音說話:「是嗎……?」
羅姬斜著頭看著蛋頭,但沒有做出回答。
蛋頭突然說:「羅姬,你的身材不錯看哦。」
羅姬大聲道:「你到底在想什麽!?」修理機器的聲音裡突然傳出打一巴掌的聲音。
蛋頭痛苦的大喊:「嗷!」
在修理機器的房間門外,夏多站在門旁看著蛋頭和羅姬。

    在哎米的家裡,哎米在廚房裡飄出烤曲奇餅的味道。哎米看著烤爐裡面的曲奇餅逐漸形成餅乾,露出了微笑。
哎米心想:「今天中午烤好的派因蛋頭的機器人而毀於一旦,這次一定要成功!」哎米等著曲奇餅烤好的時候,他轉向後又在幻想著她和索尼克獨處的情景。
「哦……我的索尼克!」哎米臉上不禁紅了,雙手手指交叉握著,頭靠在手背。她腦海中已出現了羅曼蒂克的畫面。他想像到索尼克在一個大平原裡吃著她親手做的曲奇餅,而且吃得津津有味,也對這個曲奇餅讚不絕口。之後他們一起去滿是花的草原,坐在一起欣賞著花。索尼克這個時候摘下一朵花,然後送給她,跟她表白。在她幻想的時候他嗅到了燒焦的味道。哎米轉頭一看,發現曲奇餅已烤好了,但是哎米忘了拿曲奇餅,曲奇餅在裡面烤焦了。
「哎呀,我的曲奇餅!」哎米趕快打開烤爐,一陣烏黑的煙飄出來。哎米這時被嗆到而咳嗽。她拿出放曲奇餅的盤,看著曲奇餅變得黑黑且太脆,她不禁感到非常的失望。緊握盤生氣大喊:「氣死我了!」

    一大清早,早上的太陽在山後東昇,深藍的天空因陽光而逐漸變成淺藍色。天空上的綿綿雲朵也更明顯、更白。塔爾斯的工作室的飛機倉庫的大鐵門緩緩向上打開,塔爾斯坐在雙翼飛機上,啟動雙翼飛機。雙翼飛機前的螺旋槳開始轉動,從明顯的槳變得不明顯。飛機倉庫裡都是飛機啟動的聲音環繞著。
「唷,塔爾斯。這麼早就要出去了嗎?」傳來索尼克的聲音。
「索尼克。」塔爾斯頭轉向右下角看著索尼克:「我擔心蛋頭又出來作亂了,所以我要準備好,迎接下一個冒險。」塔爾斯有自信的回答。
「我可以跟去嗎?」索尼克問。
「可是你的傷……」塔爾斯擔心索尼克的傷還未復原。
「我沒事。Let's go!」索尼克打斷塔爾斯的話,對塔爾斯豎拇指,眨一下右眼。
塔爾斯原本猶豫不決,但聽到索尼克這麼有自信,他就點頭回答:「嗯,走吧,索尼克。」
「OK!」索尼克跳上雙翼飛機的翅膀。
雙翼飛機開始走出飛機倉庫。走出一段距離後,雙翼飛機開始起飛,底下的輪胎離開地上。雙翼飛機飛走後,飛機場庫的大鐵門緩緩向下關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