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田的部落

關於部落格
我的抒發思想、心情地點
  • 18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青夫婦小說[第二章]

「嘿,塔爾斯!站前廣場好像有騷動。」索尼克突然大聲說。
「是嗎?」塔爾斯用疑問的口氣問。他抬頭看著旁邊下方,發現站前廣場有很多的人影不斷的來往,也發現GUN的機器在城市走動。
「蛋頭也許就在那裡。Let's go,去站前廣場吧。」索尼克指著站前廣場興奮道。
「站穩咯,索尼克。」塔爾斯點頭後,將方向盤轉向右,雙翼飛機也跟著旋轉向右。當雙翼飛機面向站前廣場的位置時,雙翼飛機慢慢往下飛,離開雲層越來越遠。

    雙翼飛機停在站前廣場的外面。飛機的引擎被塔爾斯關上,螺旋槳停下旋轉了。
索尼克從雙翼飛機跳下,看著站前廣場:「Well,這麼寧靜的城市不太像蛋頭出來作亂的樣子。」
塔爾斯從雙翼飛機的座位跳下:「就是啊。但是為何GUN要派出並士兵和機器出來城市呢?」塔爾斯轉頭看著城市,一雙尾巴上下交叉擺動。接著塔爾斯看到某位士兵雙手帶著阻擊槍在廣場外面走著,他指著那個士兵:「是GUN的士兵。我們過去問問吧。」索尼克跟著塔爾斯用普通的速度跑向那個士兵。
這時,在城市外面守著的士兵看到塔爾斯的雙翼飛機,他單手拿著阻擊槍的把柄,拿起黑色長方形且帶有天線的通訊器靠近嘴邊,用焦急的聲音說話,好像發現了可疑的東西:「總部,這是搜查部隊第七組。發現一架來歷不明的雙翼飛機在站前廣場的外面。」
通訊器裡發出沙沙的聲音:「收到了,搜查部隊第七組。那架雙翼飛機有可能是蛋頭的。現在繼續觀察飛機,有異變的時候記得報告。」
那位士兵突然發現類似獸人的生物的蹤影朝向他,他再次拿起通訊器靠近嘴邊:「報告,發現兩隻類似獸人高度的生物出現……」那位士兵突然停止說話。
「怎麼啦,搜查部隊第七組!?為何突然不說話。」通訊器裡傳出焦急的聲音。
「是索尼克和雙尾狐狸。」士兵看著索尼克張嘴低聲道,好像非常驚訝索尼克會拜訪他們。
「搜查部隊第七組回答!搜查部隊第七組回答!」通訊器再次發出焦急的聲音。
「是的,這是搜查部隊第七組。」那士兵趕快拿通訊器靠近嘴邊焦急道:「其實那個雙翼飛機是索尼克的。」
「索尼克!?」通訊器發出的驚訝的聲音。
「Hello,Sir。」索尼克走到士兵前面招手。
「你好,索尼克。很久不見了。」士兵對索尼克點頭輕笑。
「請問一下,這裡發生什麽事了?為何GUN要出來守衛廣場呢?」塔爾斯抬頭看著士兵問。
「先等一下,我有事情會回應總部。」士兵低頭對塔爾斯說,然後拿起通訊器靠近嘴邊:「搜查部隊第七組,確定是索尼克和雙尾狐狸出現。請問要怎麼處理?」
「是這樣啊……」通訊器發出聲音後,短時間後才有回應:「好,帶他們來總部。」
「收到了!」士兵一收到命令,關掉通訊器,對索尼克和塔爾斯說:「我們的指揮官想求見你們兩位。你們如果想知道我們為何在廣場搜尋,到總部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Okay。」索尼克點頭。
「好的。」塔爾斯也跟著點頭。
「那好,跟我走。」士兵說完後轉向後,走向城市。索尼克和塔爾斯也跟著士兵走。

    在GUN總部裡面,一位穿著制服和手套、白色頭髮、黑色皮膚、青色左眼瞳孔和橘色右眼瞳孔、皺眉且表情很嚴肅的人類男子雙手放在背後站在站台上,看著前面的螢幕。銀幕上都出現了站前廣場任何角落的畫面。在屋頂上、在後街、在城市上、在大廣場上。畫面中也有很多機器和士兵不斷的來回走著。站台前也有很多的警員帶著耳機,坐在電腦前處理事情。
在那位人類男子的後面的門突然左右分開,一位穿著避彈衣的士兵走到那位男子的後面鞠躬:「報告總司令,索尼克和塔爾斯已到這裡了。需要帶他們進來嗎?」
總司令頭斜向右邊回答:「讓他們進來。」
「遵命,總司令。」士兵向總司令敬禮後轉身離去。
過了一會兒,索尼克和塔爾斯穿過門框,走進總部,門框的門也自動合起關上。
「總司令早安。」索尼克以歡笑的口氣對總司令說。
「總司令早。」塔爾斯對總司令鞠躬。
「你們應該是見到我們的士兵和機器在城市守衛,所以到這兒來看個究竟嗎?」總司令說話時還對著螢幕。
「You're Right!」索尼克點頭說。
「請問,你命令士兵守衛城市,是不是蛋頭出來作亂了?」塔爾斯抬頭問。
「蛋頭是還沒有出來作亂。但是我們相信他隨時會出來作亂。爲了以防萬一,我們還是需要隨時隨地守衛城市。」總司令用著嚴肅的口氣道,好像對這件事非常關注。
「其實呢,我們也是來看看蛋頭有沒有出來作亂。我們也是懷疑上次黑暗蓋亞的事情之後,蛋頭現在再次出來作亂了。」塔爾斯回答。
「是嗎?」總司令低下頭想著事情。過了一會兒,總司令抬起頭:「那麼你們倆就跟我們攜手合作,留在城市守衛城市。」
「No problem。」索尼克信心滿滿回答。
「好啊。」塔爾斯露出笑容回答。
總司令點頭:「好吧,那麼你們就去城市等待消息。如果有蛋頭出現的時候,我們會再叫你的。」總司令的左手伸進褲子的口袋裡,抽出一個黑色迷你耳機,迷你耳機有連接著小型麥克風,握著耳機手輕輕往後向著索尼克:「給你。這是耳機,能跟我們隨時聯絡的東西。戴在耳朵上吧。」
索尼克接下耳機,戴在頭上的麥克風。耳機的麥克風長度也剛好到索尼克的嘴巴:「Thanks。」

    中午時分,陽光照耀在站前廣場,使得站前廣場的任何建築和任何地方都顯得很亮。唯一美中不足,是城市裡看不到穿著普通服裝的男女老少在來往,全是穿著GUN制服的男性人類和機器來往著。一條街裡,兩邊都是建築,中間是灰色的道路,面都只有士兵的腳步和機器走動的聲音環繞。大廣場上,也只有GUN士兵來往著,見不到任何平民百姓。一個城市只有嚴肅的氣氛,不像是快樂的城市。
「索尼克,總司令叫我們在城市等待消息。為何現在已是中午了都還沒有消息呢?」塔爾斯跟著索尼克在大街上走著。
索尼克望著天空看:「說的也是。看來應該是總司令多心了。」
「這段期間,看看去哪裡逛逛吧。」塔爾斯顯出笑容東張西望。在他東張西望的時候,他發現一間咖啡館,咖啡館外面有很多附帶雨傘的座位,招牌寫著“獸人咖啡館”,旁邊還有冒煙的咖啡杯圖案。塔爾斯雖然認為一間咖啡館沒有什麽,但是他被咖啡館招牌的名字給吸引了,想要看看咖啡館裡面有什麽。
他拉著索尼克的手,指著那間咖啡館:「索尼克,你看,是“獸人咖啡館”啊。」
索尼克點頭回答:「對,我看到。怎麼啦,你知道這個咖啡館?」
塔爾斯搖頭:「不是,我只是覺得咖啡館的名字很有趣,所以想要你陪我去參觀。」
索尼克握著下巴:「是嗎?我覺得名字很有趣而已。」
塔爾斯搖著索尼克手,像個小孩子跟他撒嬌:「好啦,拜託。」
索尼克點頭:「好好,走吧。」
塔爾斯高興道:「謝謝,索尼克。」塔爾斯拉著索尼克的手走向那間咖啡館。

    走進咖啡館,發現咖啡館的牆壁是淺橘色,而天花板是深橘色,地上卻是木製的地板。餐廳的右邊牆壁都是透明玻璃,能看到餐廳外面的街道。餐廳裡有很多圓桌,一個圓桌有很多白色的且帶有軟墊的餐椅。餐廳裡面沒有顧客光臨,一片寂靜。入口旁邊是附近有個木製櫃台,木製櫃台後面有擺放酒和很多飲料的櫥櫃。有個穿著黑色皮革外套、白色制服、黑色西裝褲、紫色瞳孔、頭髮長度到脖子、白色的胸毛在制服的衣領露出、左朵旁邊有一朵白色花瓣的花和有兩條尾巴的橘色狐狸在擦玻璃杯。
「果然是“獸人咖啡館”呢,真的有獸人在這裡營業。而且店設計的好漂亮。」塔爾斯驚歎道。
「可是,沒有人光顧呢。」索尼克看著餐廳。
「那是當然的啦。」從櫃台傳來好像少女的聲音。
索尼克轉頭對櫃台,看著櫃台裡面的雙尾狐狸:「爲什麽這麼說?」
「GUN說一聲要搜查城市,懷疑蛋頭可能會來搗亂。難道還會有人有心情來這裡吃東西嗎?」那雙尾狐狸擦著杯說。
「那麼你還在這裡幹嗎?」塔爾斯問。
「無聊著。但我也不會離開這個咖啡館,因為我相信蛋頭不會攻打這裡的。」雙尾狐狸說話的時候聲量變大,好像非常肯定他說的話是對的。他接著說:「看你們倆是新客人,而且還在這個時候來,外面天氣也很熱,不如我請你們喝點東西吧。」
「好大方哦。」索尼克睜大眼睛說。
「沒關係,反正我也沒事做,就幫兩位解渴也不錯。不過下次再來時,我可要收錢咯。」雙尾狐狸轉身看著櫥櫃:「要喝什麽,兩位?」舉高手要拿飲料。
塔爾斯走到某個桌位,推開椅子坐下:「沙冰之類的吧。」
索尼克也坐在塔爾斯的對面說:「也是沙冰的吧。」
「好,馬上到。」雙尾狐狸將幾粒半透明的方形冰塊丟進攪拌器,再倒紫色調味料進攪拌器,蓋上蓋子,然後啟動攪拌器。冰塊開始被攪拌器攪碎。過程中能聽到冰塊敲打攪拌器的敲打聲。
「索尼克,在這邊等著GUN的消息嗎?」塔爾斯低頭問索尼克。
「Whatever。反正現在也沒有事情做。」索尼克左手靠在桌上,左手手心頂著自己的下巴。
「如果蛋頭出現,真希望夏多不會跟著來。」塔爾斯口氣帶點憔悴。
「他想來就來,你不需要擔心的。」索尼克拍塔爾斯的肩膀。
「是這樣嗎……?」塔爾斯低頭皺眉,拉長說話聲音,好像很憔悴的樣子。
「來,你們倆的葡萄沙冰。」兩杯紫色的沙冰輕放在索尼克和塔爾斯的面前。
「Thanks。」索尼克拿起眼前葡萄沙冰。
「謝謝。」塔爾斯也拿起眼前的葡萄沙冰。
塔爾斯喝一口葡萄沙冰後,立刻眯著眼睛,緊閉嘴巴,嘴角不禁向上,好像嘗到很甜的東西:「哇!真甜,蠻好喝的!你會弄飲料嗎?」
「過獎了。」雙尾狐狸鞠躬。
塔爾斯接著問:「你叫什麽名字?幾歲了?」
「花狐,今年十六歲。」雙尾狐狸回答。
「嗯,花狐小姐。」塔爾斯接著再喝一口沙冰。
「其實是……花狐先生。」花狐口吃的回答,好像很不好意思。
塔爾斯喝水時突然嗆到,好像很吃驚:「不是吧!?你是男的?」塔爾斯擦嘴巴驚訝道。
「沒錯。」花狐點頭。
索尼克突然用食指按著耳朵上的耳機說話:「GUN,有什麽事情嗎?」
耳機裡傳出焦急聲音:「索尼克,蛋頭侵襲站前廣場的北邊。你一定要幫助我們!」
第二個聲音突然從耳機傳出:「目擊夏多跟著蛋頭的機器跟著來了。」
索尼克點頭:「我知道了,馬上到。」他放下未喝完的杯子,趕緊站起來,走向咖啡館的入口大喊:「塔爾斯,走了。」
塔爾斯也放下未喝完的杯子:「來了!」匆忙的跟著索尼克走。
花狐看著索尼克和塔爾斯走掉,轉身收掉桌上的杯子,拿起桌布擦桌子。之後拿著杯子穿過很多座位,走向餐廳的廚房。

    站前廣場的北部裡,某個建築的屋頂角落出現爆炸的火花,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隨之發出。各種形式機器人,在外面向著站前廣場慢步前進,機器人大力走路的腳步聲在城市外環繞,好像步兵排好陣型,一步一步向著敵人的地方前進。在一群機器人的後面,有個巨大的紅色機器人。巨大機器人頭上是個玻璃蓋,在玻璃蓋裡面的操縱者是蛋頭。他握著兩個手柄,看著站前廣場笑著。在前方的機器人,手裡握著火箭炮,邊前進邊發射火箭,射向城市。
「前進!」總司令站在站前廣場北部的某個地方,指著北部大喊。很多士兵握著手上的步槍,越過總司令身邊。GUN小型白色機器飛向北部,GUN綠色裝甲機器人握著武器向北部前進,GUN雙腳高大的機器人大步走向北部,GUN所有機器人都朝著北部前進。
「哦呵呵呵呵呵呵!GUN,就然你看看我,蛋頭不是那麼好欺負的!昨天你攻打我的基地,今天我就來攻打你的站前廣場。」蛋頭左手握著手柄,右手指著前面迎接蛋頭機器人的GUN軍隊大笑道。
GUN的士兵站在城市排成前後兩排。見到蛋頭的機器人,前方的士兵開始蹲下,舉起步槍,瞄準著蛋頭的機器;後方的士兵則繼續站著,舉起步槍,瞄準蛋頭的機器。一位指揮官站在兩排士兵的旁邊,舉起右手。
當蛋頭的機器人已接近城市,他甩下右手大喊:「發射!」
指揮官發令的一瞬間,每個士兵立刻向前射擊。槍聲在無止境的發出,城市裡聽到的都是槍聲。蛋頭前方的機器人身體因被子彈射中而不斷的亮出小小的火花。有些機器人被很多的子彈射中而突然失去電力,停下走動躺下。儘管蛋頭人的機器一直被攻擊,它們依然向著城市走。前方的機器人開始舉起火箭炮瞄準著GUN士兵,然後發射火箭彈。火箭彈快速的飛向士兵,一瞬間飛到士兵後爆炸。有些士兵被炸飛,放掉步槍,倒在地上沒力起身。未被火箭炮射中的士兵,叫倒下的士兵振作,背起被火箭炮射中的士兵回去總部。看見一隊的GUN士兵瞬間被打倒,蛋頭的機器人加快腳步走進城市。蛋頭的機器人走到城市開始對城市進行破壞。握著火箭炮的機器人對著站前廣場的屋子和各種建築發射。爆炸的火花和建築的碎片在建築和屋子爆出,建築和屋子也開始著火,有些則彎下後倒塌。
蛋頭拿起麥克風興奮道:「哦呵呵呵呵呵呵。GUN也只不過如此。現在GUN你聽著,我決定要佔據站前廣場了。如果你們不想要城市有更大的傷害的話,你們就乖乖的投降!」
在GUN總部裡,總司令站在陽台上,看著北部被蛋頭攻擊。
一位士兵走到總司令的背後鞠躬緊急道:「總司令,北部的守衛被擊敗了,蛋頭也侵襲了北部!接下來該怎麼做?」
「索尼克不久之後也會來支援我們的。這他來之前,使用我們的“大腳”和“GUN甲蟲”防衛吧!我不會眼睜睜看著站前廣場被蛋頭佔領的!」總司令憤怒道。
「遵命!」士兵緊急走過陽台後面的門框。
當頭的機器人在對站前廣場進行破壞時,突然有個火箭彈彈飛向某個蛋頭的機器人爆炸,將機器人炸碎。
「嗯!?」蛋頭被炮彈爆炸聲驚嚇。他轉頭一看,發現很多GUN綠色裝甲機器人握著巴祖卡火箭筒,向著蛋頭的機器人射擊。許多火箭彈飛向蛋頭的機器人,一瞬間許多爆炸的火花在蛋頭的機器人群裡出現。許多蛋頭的機器人都被炸碎,碎片中都染上少許的黑色。在上空裡有少數裝著加特林機關槍的“大腳”,縮著雙腳在天空往蛋頭的機器人群裡掃射。加特林機關槍的槍管不斷旋轉,子彈快速的從槍口連續射出。之後,裝著阻擊槍的“GUN甲蟲”在“大腳”旁邊出現,向蛋頭操縱的機器人掃射。有些蛋頭的機器人舉起火箭炮射向GUN的裝甲機器人,射中GUN的裝甲機器人,GUN的裝甲機器人跟著停下走動,跌在地上。站前廣場的北部進入了機器人大戰的混亂,子彈有如雨那樣的在射向蛋頭的機器人。蛋頭的機器人也一直拿著火箭炮,向GUN的機器人射出火箭彈。戰爭依然繼續著,蛋頭發現自己的勢力不斷的變弱,幾乎不能再跟GUN的機器交戰了。
看著自己的機器人一直被摧毀,蛋頭握緊把柄憤怒大喊:「够了!是你們逼我出總攻擊的!」蛋頭按下兩個手柄之間的按鈕。
在蛋頭的機器人背後出現許多小型飛彈,全部飛向天空,飛高過蛋頭操控的機器人後對飛向在上空的GUN機器人。一些GUN的“大腳”和“GUN甲蟲都受到許多飛彈的攻擊而爆炸,機器的殘骸全部從天空
跌落到地上。在陸地的GUN裝甲機器人舉高巴祖卡火箭筒射蛋頭操控的紅色機器人。雖然蛋頭操控的紅色機器人被射中,但是毫無損傷。蛋頭露出邪惡的笑容低頭看著射他GUN的裝甲機器人,然後按下手柄上的按鈕。蛋頭操控的機器人舉起左手對著那個裝甲機器人。蛋頭操控的機器人左手的拳頭瞬間轉變成大炮,向那裝甲機器人射出能量炮,使得那裝甲機器人一瞬間在原地被炸,殘骸都不留。儘管GUN的機器人怎麼攻擊蛋頭操控的機器人,蛋頭的機器人依然毫無損傷。“大腳”不斷向著蛋頭操控的機器人射擊,但是蛋頭操控的機器人依然毫無損傷。蛋頭操縱的機器人同樣從背後發射出小型飛彈,小型飛彈也飛向GUN的機器,炸碎它們。
「不聽我的話就是這樣的下場!」蛋頭得意的說。「哈哈哈哈……!」他得意的大笑。
在蛋頭大笑的時候,有一道藍色的光束向著蛋頭操控的機器人的玻璃蓋。光束接觸玻璃蓋的當兒,顯出了索尼克的身影,對著蛋頭招手。
「嘿,蛋頭。怎麼又出來作亂啦?」索尼克揶揄道。
蛋頭見到索尼克的身影,從大笑中轉變成憤怒的眼神憤怒道:「是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刺猬!看我如何打扁你。」蛋頭拉右手的把柄向後的時候,蛋頭操縱的機器人舉起右手,張開手掌像是要向玻璃蓋拍打。正當右手的手掌接近玻璃蓋時,索尼克從蛋頭操控的機器人跳下。
「你這小子!」蛋頭沒有看著索尼克跳下著地,沒注意到自己操控的機器人的右手依然向著玻璃蓋拍打。
「哇……!」遮住蛋頭的玻璃蓋被機器人拍打破,許多玻璃碎片散落在蛋頭的座位。
索尼克抬頭看著蛋頭操控的機器人,見到一些玻璃碎片散落到地上:「蛋頭,怎麼自己打自己啦?」
蛋頭開始惱羞成怒,對索尼克憤怒道:「你這乳臭未乾的刺猬,看我的厲害。」蛋頭又按下兩個手柄之間的按鈕。
蛋頭操控的機器人後面又飛出很多的小型飛彈,小型飛彈全部飛向索尼克。蛋頭再按下手柄上的按鈕,機器人的左手的大炮對著索尼克,射出能量炮。索尼克用亞光速向著左邊跑,避開能量炮的攻擊。索尼克在站前廣場的道路奔跑。很多小型的飛彈追著索尼克。索尼克跑著時往後看追著他的小型飛彈,露出得意的笑容後朝向蛋頭操控的機器人奔跑。
「這刺猬是想死嗎?」蛋頭發現攻擊索尼克機會,高興的按下手柄的按鍵。蛋頭操縱的機器人舉起左手,在索尼克的前方發射能量炮。
索尼克看到蛋頭發射能量炮,露出得意的微笑後跌地,左邊側身著地,伸直左腳,滑過蛋頭的能量炮的攻擊和蛋頭操控的機器人的胯下。索尼克在蛋頭操控的機器人的背後站立,然後轉向蛋頭的機器人。
「Farewell,蛋頭。」索尼克用右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上面,然後甩向前面,好像對對蛋頭做出“永別了”的動作。
「什麽?」蛋頭往後看索尼克,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麽。
「哇!」蛋頭發現前面有很多追著索尼克的飛彈飛向他而驚嚇。慌慌張張的蛋頭,不知所措,不斷的在摸索著該按哪個按鈕和怎麼操控手柄。不久之後,飛彈全部炸中蛋頭操控的機器人,許多爆炸的火花在蛋頭的機器人前面爆出。
「啊……!」蛋頭在機器人裡面發出痛苦的叫聲。
「Beautiful。」索尼克看著眼前的爆炸。爆炸的光芒也照著索尼克的身體,使得索尼克的藍色身體沾了一點橘色。
在黑色的煙霧裡,蛋頭突然坐著半圓形的乘坐飛出一團黑煙。黑煙散掉之後,出現了蛋頭操控的機器人的殘骸。
「可惡的索尼克,我絕對要你現在後悔!」蛋頭全身有黑色的骯臟灰塵,對著索尼克大嚷。
「這麼快就想要走了嗎?」索尼克半蹲著,似乎要跳向蛋頭的乘坐。半蹲的時候,索尼克的左眼瞳孔往向左睛的最左邊輕聲道:「嗯!?」好像發現有東西快速的飛向他。
突然有個黑影用著亞光速的速度衝向他。索尼克一不留神就被黑影撞。索尼克一直被黑影推向後,雙手的脈搏被那個黑影抓著。索尼克仔細一看黑影,發現原來是夏多偷襲他。夏多推著索尼克快速撞倒建築物的牆壁,使得牆壁裂掉,白色的灰輕飄落到地上。
「啊…!」索尼克一時間困難呼吸,跪在地上,握著胸口,抬頭往前看。
「就是這樣,夏多!殺掉這隻乳臭未乾的笨刺猬。」蛋頭舉高雙手興奮道,好像很開心看到索尼克被夏多攻擊。他接著握著乘坐上的把柄說:「剩下的交給你了,夏多。」蛋頭就這樣飛走。
夏多的視線原本是看著蛋頭,後來轉移到索尼克。他露出嚴肅的表情,對索尼克說:「你又來了嗎?難道一點都不怕死?」
索尼克閉著左眼,握著胸口對夏多說:「你這次來一定是要跟我再次戰鬥。」
夏多彎著左手遮住胸口:「我可沒有這麼想過。但是如果你有這種想法的話,我願意奉陪。」說完後夏多的左手甩向索尼克,發射三個卡歐斯之槍。索尼克滾向左邊,躲開了卡歐斯之槍的攻擊。卡歐斯之槍射中索尼克背後的牆壁,牆壁一瞬間被炸碎。
索尼克立刻跳上屋頂,對夏多大喊:「看看你夠不夠快來追我?」
夏多看著索尼克背對著他跑,他也跳上屋頂追著索尼克:「別想逃。」

    在站前廣場的中間,有許多高低不平的建築。索尼克不斷的跳向前方的建築屋頂。一會兒跳向高樓大廈的屋頂,一會兒跳向平民的家的屋頂。雖然看著索尼克快速的跑跳著,夏多也依然不減低速度地追著索尼克。
在GUN的總部裡,某個士兵走到陽台向總司令鞠躬:「報告總司令,蛋頭已被索尼克和GUN的機器人擊退了。」
總司令聽到這好消息,露出了笑容:「是嗎!?幹得好,我的士兵。」
士兵又突然說:「另外,我們發現索尼克在站前廣場的中間被夏多追著。」
總司令聽到“夏多”這個名字,突然皺起眉頭:「夏多嗎!?那個邪惡的惡魔。」
士兵問總司令:「那麼,總司令您要怎麼做?」
總司令想著東西一陣子後突然抬起頭:「既然在城市裡面的話,就派出一位阻擊者,暗殺夏多。還有儘量不要讓城市受到傷害。」
士兵聽到總司令下令要殺夏多,他露出猶豫的表情,好像認為這樣做不合人情。他口吃地低聲問:「總司令,這樣……不行嗎。夏多曾經救過地球,為何你……還認為他是惡魔?你這麼做且不是……」
總司令露出憤怒的表情,頭轉向右看著後面,以大喊打斷士兵的話:「我叫你去就去!」
士兵連忙點頭道:「是是,我現在就去。」士兵轉身穿過陽台後的門框。
「夏多,以為你救過地球我就會認為你是大英雄了嗎?」總司令頭轉回前面自言自語道:「索尼克,就靠你殺了那個惡魔了。」
索尼克跑到站前廣場的公園立刻停下腳步,隨後夏多也跟著跑到都市中心停下腳步。公園裡的地上都是寬闊的草地,草地中間是個圓形的紅色磚塊陸地和石磚做的圓形長凳,紅色磚塊陸地有灰色的道路連接著公園外的城市道路。
「夏多,這裡是個不錯的地方戰鬥,不如就在這裡一決勝負吧。」索尼克作出打架姿勢看著夏多。
「來吧。」夏多依然在原地站立著。
索尼克聽到夏多說話後,立即用亞光速衝向夏多。夏多也用亞光速衝向索尼克。兩隻刺蝟的身體都變成一道藍色的光束和黑色的光束,互相前衝。兩道光束相撞時,產生一股爆風,爆風大力吹拂公園的小草,小草也快速的擺動。索尼克和夏多咬緊牙關,皺起眉頭,似乎很用力用手掌互相推著對方的手掌,互不相讓。最後夏多推索尼克往後,然後立刻對著索尼克的臉揮拳。索尼克也快速蹲下,避開夏多的攻擊。他接著伸直左腳,身體轉一圈攻擊夏多。夏多在還未被索尼克踢中時,向後跳高,左手手腕遮住胸口後甩向索尼克,射出卡歐斯之槍。索尼克也跳向左邊,卡歐斯之槍射中草地,炸出一個坑洞。索尼克用亞光速跳向夏多,右手拳頭對著夏多攻擊。夏多卻在索尼克攻擊時抓著索尼克的右手手腕,用另一隻手的肘打索尼克臉,抬高左腳踢索尼克跌地。
「嗯哇…!」索尼克發出痛苦的叫聲,頭對著地上跌地。夏多則向後翻一拳,雙腳平穩的著地。
「怎麼啦?沒轍了嗎?」夏多看著遠處索尼克說。
「别得意,夏多。我還未完蛋。」索尼克慢慢站起來。
夏多左手手腕遮住胸口:「哼,看看你還有多少能耐。」說完左手立刻甩向索尼克大喊:「卡歐斯之槍!」出現很多卡歐斯之槍飛向索尼克。
索尼克就算看著卡歐斯之槍飛向他,他依然向夏多前衝。衝向夏多時,索尼克不斷地閃掉卡歐斯之槍。夏多看著索尼克一直前衝,他接著射出一個卡歐斯之槍在索尼克前面爆炸。爆炸後只看到黑煙,夏多也感覺不到任何動靜。突然間,黑煙裡冒出了索尼克。索尼克用旋轉衝擊衝向夏多,夏多也被索尼克突如其來的衝擊驚嚇。
「嗚哇!」夏多被索尼克撞飛,背向地面跌地。
「哼,你也不過如此。」索尼克得意道,又衝向夏多。
「夏多現在站前廣場的中心公園。」城市裡有一位士兵握著長長的阻擊槍看著公園:「不知道這麼做好不好?但是這是總司令的命令。」士兵說話時口氣帶點憂鬱。「還是服從命令,去殺夏多吧。」士兵快速走向某個建築的屋頂,作為瞄準夏多的地方。
夏多舉起銀色的麥寧手槍,夜鷹向素尼克射擊。索尼克則跳來蹦去,閃掉夏多射出的子彈,并慢慢接近夏多。夏多發射七粒子彈後,手槍把柄下面落下彈匣,夏多立即從背後拿出另一個彈匣,想要裝進手槍把柄。在夏多還未裝好彈匣時,索尼克突然跳起來,伸直右腳踢向夏多,但夏多卻及時轉一大圈,閃掉索尼克的攻擊。閃掉攻擊的時候,夏多已裝好彈匣,握著夜鷹指向在右邊索尼克射擊。索尼克轉身面對夏多時,子彈擦過索尼克頭上的刺,索尼克頭上飄下少許的藍色的短刺。
「哼!不錯,冒牌者。這樣都能閃過。」夏多奸笑道。
「呵呵,你的射擊也不過如此而已。」索尼克笑著說。
「好大的口氣。看看你又多厲害。」小黑冷靜的說著,然後對索尼克發射卡歐斯之槍。索尼克看見卡歐斯之槍靠近而跳躍,夏多卻在此時對著在上方的索尼克射擊。索尼克在空中輕輕擺動身體,使得夏多射擊的子彈全都飛過索尼克的身體。
「接招!」索尼克接近夏多時,伸直右腳踢夏多。夏多立即用雙手手臂擋索尼克的攻擊。索尼克單腳站在夏多的雙手,然後半蹲身體,用站在夏多手臂上的腳推夏多往後。索尼克推夏多的時候也往後跳,在空中往後翻滾一圈,雙腳著地。夏多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大力甩著雙手,然後收掉夜鷹。索尼克做出準備跑的姿勢,用亞光速衝向夏多。夏多的眼睛雖然反映著一道藍色的光束衝向他,但是他沒有露出害怕的表情,依然露出嚴肅的表情站立在原地。索尼克靠近夏多時立刻揮拳攻擊夏多,不料拳頭被夏多握著。夏多用膝蓋踢索尼克的腹部,使索尼克因為腹痛而彎下身體。夏多趁索尼克彎下身體時,用另一隻手向上攻擊索尼克的頭。
「哇…!」索尼克被夏多打飛,著地并翻滾。
「就算你用亞光速攻擊我還是能反擊你的。」夏多以不屑的口氣對索尼克說話。索尼克慢慢站起來,抬頭看夏多。當他看著前面的時候,發現夏多後面遠處的某個建築物上面,有個拿著阻擊槍的人影,瞄準著夏多。
「現在你還有什麽你還有什麽花招?」夏多左手手腕遮住胸口,準備發射卡歐斯之槍。索尼克并沒有聽到夏多說話,他一直觀察那個人影。他發現人影前面出現了小小的火花,想必是那個人影發射子彈。
「危險!」索尼克對夏多大喊,并用亞光速衝向夏多,夏多則對索尼克的言行舉止感到怪異,露出驚訝的表情,放下左手手腕。索尼克立刻撲向夏多,夏多也跟著被索尼克撲倒在地上。離開索尼克的雙腳的不遠處的草地突然出現一個洞,噴出泥土和綠草,洞裡面還有一粒金色子彈。
「啊!?索尼克拯救……夏多!?」握著阻擊槍的士兵站在建築上面,看到索尼克救夏多的場面而露出驚訝的表情心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直以來索尼克和夏多都勢不兩立的。怎麼索尼克會救夏多呢?看來此事不再像以前那麼簡單了。我還是趕快回去報告總部。」士兵握著阻擊槍回去GUN總部。
索尼克正面躺在夏多的身上,雙手握著夏多的脈搏,臉伏在夏多的白色胸毛。索尼克輕輕抬頭,瞳孔向上看著夏多,看到夏多皺眉看著他。
「夏多,沒事吧?」索尼克問。
夏多用疑問的口氣問索尼克:「你想躺在我的身上躺到什麼時候?」
索尼克這個時候才醒悟,他立刻從夏多的身體站起來,連忙說:「Sorry,爲了救你而撲倒你。」索尼克說話的時候臉上還粘著夏多的胸毛。
夏多也跟著站起來,用手臂掃身體:「你在說什麽?為何我會被殺?」
索尼克指著地上子彈大小的坑洞,讓夏多醒悟有某人要暗殺他。
「哼!別以為你救我我就會感謝你。」夏多用低沉的聲音說。
「呵呵,還是像以前那麼冷酷嗎?」索尼克食指指著夏多,并用嘲笑的口氣對夏多說。
「哼,看在你救我的份上,今天就暫且饒過你。下次再遇見的話,我不會手下留情。」夏多說完後,身體周圍出現很多黑線,突然消失。
「喂!這樣就走了嗎?」索尼克大喊,想要喝住夏多留下。
「索尼克!」突然傳來塔爾斯的聲音。
索尼克轉向右邊,看到塔爾斯向他跑著。他對塔爾斯舉起手:「唷,塔爾斯。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呢?」
塔爾斯對索尼克說:「聽到GUN的人都說你在公園跟夏多打架,所以我跟著來了。」塔爾斯一說完,立刻又問:「夏多呢?他不是在跟你打架嗎?」
索尼克回答:「逃走了。」
塔爾斯以擔憂的口氣又問索尼克:「你沒事吧?受傷的部份都沒事吧?」
索尼克點頭,豎起拇指:「I'm fine。」
「那就好。」塔爾斯也露出微笑點頭:「既然蛋頭被你趕走了,我們也就回家吧。」他接著興奮說。
「OK!」索尼克對塔爾斯眨眼。
「走吧。」塔爾斯興奮的三步並作兩步走出公園。

    索尼克跟著塔爾斯走的時候心想一些事情:「撲上夏多的時候,我感覺的到他的胸毛好軟,好舒服。」回想到臉伏在夏多的胸毛上,索尼克不禁臉紅了:「Wow,我還是第一次對夏多做出那麼驚人的動作。雖然夏多被救之後沒有說謝謝,但是從他被我撲到的表情來看,他似乎也會對被親密的接觸而感到少許羞澀。呵呵,沒想到那個冷酷的黑色刺猬既然也有一點點的感情。」
「索尼克那傢伙,為何會救我呢?」另一方面,夏多走向蛋頭的基地外面心想。「那奇怪的刺蝟,我以為他都是想要打敗我的。如果那時我被某人射中,那麼他不是有機會打敗我。可是為何她選擇救我呢?」對於被索尼克救的一事,夏多似乎對索尼克出現了疑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