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田的部落

關於部落格
我的抒發思想、心情地點
  • 1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青夫婦小說[第四章]

在蛋頭基地裡的電腦室,許多蛋頭深藍色的圓球體機器人站在自己前面的電腦台的銀幕。電腦室的最高處是蛋頭的座位,蛋頭的座位傳出大力敲打台座的聲音,聲音傳到每個機器人,每個機器人的頭轉向蛋頭的座位。這一個敲打聲好像引來每個機器人的注意力。
「可惡的索尼克!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刺猬。」蛋頭雙手放在台座,緊握拳頭憤怒道:「每一次都要阻止我行動,每一次都破壞我的計劃,每一次都跟我過不去。」他皺眉頭、咬緊牙關,好像回想到索尼克破壞他的好事而怒氣沖天。
「我請夏多來就是爲了要利用他想跟索尼克一較高低的想法,好讓夏多處理掉索尼克。」他低聲自言自語道:「可是索尼克還是能像往常般地破壞我的好事啊!」
蛋頭的背後的走廊出現夏多的側面身影,向著走廊前走。
聽到夏多輕輕漫步走路的腳步聲,頭稍稍轉向右邊問:「你要去哪裡?」
夏多的視線毫不轉向蛋頭,只是用著不在乎的口氣回答蛋頭:「出去。」
蛋頭接著要求夏多:「你出去的時候,如果看到索尼克,一定要把他除掉,知道嗎?」
夏多繼續走著,走出蛋頭的視線:「隨便。」
看著夏多已離開他的視線,蛋頭轉向前面,看到每個機器人都呆呆地看著他。
「看什麽看?還不繼續做工!是想被我拆除嗎?」經蛋頭這麼一喊,每個機器人驚訝的跳一下,快速轉向自己的電腦台,繼續工作。

    從蛋頭基地裡面走出,夏多慢慢走到綠山區,在走馬看花地看著綠山區的四周環境,好像在欣賞周圍環境。
「索尼克應該會在這兒奔跑。」夏多邊走變想。
一陣微風吹過夏多,夏多烏黑的頭髮被微風吹動而輕微搖動。微風也飄過綠山區的大草原,輕輕拂動許多椰樹上的葉子和草地。遠處有許多高低不一且佈滿森林的綠山,還有一個瀑布在一群綠山旁邊聳立著的高山直流到平地的河流。當夏多走過一個路徑時,路徑旁邊的小山谷上面有一個“GUN甲蟲”在綠山區巡察。“GUN甲蟲”的鏡頭轉到夏多時,鏡頭就一直對準著夏多。
「發現夏多的蹤跡了。」在GUN總部裡的電腦室,一位坐在電腦台前面的GUN士兵看到電腦銀幕映出夏多的身影而呐喊。
「是嗎!?在哪裡啊?」總司令一聽到夏多的消息,立即轉向那位呐喊的士兵。 是GUN的。機器人的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也消掉他的睡意。
「難道蛋頭在綠山區出現?還是去看看好了。」索尼克一說完立刻用音速衝向綠山區。

    夏多悠閒在草地上走著。突然間,在夏多上方出現GUN的機器人飛過夏多。機器人飛翔的聲音和穿過夏多的影子,使得夏多受驚嚇,也打斷他在草地悠閒走路的心。
夏多抬頭并緊握拳頭,雙眼皺眉,咬緊牙關,好像對GUN機器人起防備心。在他前面的上方,其中一架機器人突然對他發射兩個飛彈。夏多在飛彈接近接近他的時候,他身上突然出現很多黑線,瞬間消失,兩個飛彈則炸中地上,使得地上冒出黑煙和出現坑洞。夏多突然另一邊出現,抬頭觀察GUN機器人的舉動。飛過夏多的機器人飛繞一圈,再次面對夏多并飛向他。它們對準夏多後使用裝在身上的機關槍掃射夏多。夏多跟著向後左右蹦跳,避開GUN機器人的攻擊。夏多跟著轉向後面,快速刷地逃跑。在地上所發出無情的火花,不斷的追著夏多的腳步。夏多快速的腳步,使得他與GUN機器人的距離越來越遠,也讓地上發出的火花遠離了夏多。隨著夏多與GUN機器人的距離變得更遠,GUN機器人逐漸失去目標。
「報告第二部隊,目標開始接近你們的偷襲地點。要求第二部隊準備偷襲。」在GUN機器人裡面,操控者使用頭盔上的耳機說話。
「收到了,第一部隊。我們現在就做準備。」耳機裡發出士兵沙沙的聲音。
夏多向著前方跑的時候心想:「這些人類想追殺我到何時啊?他們爲什麽想追殺我?」

    夏多不斷地向前逃跑。不知覺中,他逃到了峽谷。在兩個山崖之間,他一直抬頭往後看,似乎在觀察GUN機器人有否繼續追殺。兩邊的山崖上面突然冒出許多“GUN大腳”,全部排成一排對準夏多。
「切!已在這裡準備埋伏我嗎?」夏多露出厭惡的表情低聲道,好像對GUN的追擊開始有些厭惡。兩邊峽谷的“GUN大腳”從峽谷的另一邊一個一個對夏多發射飛彈。許多的飛彈飛向夏多,夏多卻不怕。他依然向峽谷的另一邊繼續跑。他向前跑著,飛彈也不留情的追著。有些飛彈追著夏多的時候撞到崖壁而爆炸。在夏多後面,發出許多爆炸聲和爆炸的黃色火花。飛彈炸崖壁的時候,有些細小的石頭和泥土,從夏多後面旁邊被炸飛向前,越過夏多。正當夏多要跑出峽谷時,有個巨大雙手、如一般攝像機造型的頭、沒有雙腳的紅色巨大機器人在峽谷前面不遠處,空中漂浮。看見夏多在下過出現,頭部的鏡子中間出現一個藍色的亮點,亮點有變成一道鐳射,橫射峽谷兩邊的山崖的頂端,使得山崖的頂端裂開,圖示向著峽谷的道路蹦倒,堆在一起,封了道路。眼前的路雖被土石封住,但夏多卻繼續向前跑。靠近土石時,夏多跳向土石,左腳踏土石一下,靠著土石的阻力再跳的更高,高過土石。殊不知前方的紅色機器人身上有球形的藍光環繞著自己,而這藍光的亮度也引起夏多的注意。夏多在空中望著那個機器人時,藍光一瞬間縮小到機器人的胸口。機器人張開雙手,藍光在他的胸口快速擴大。這個藍光似乎有強大的衝擊能量,夏多也能感覺那股能量。藍光快速擴大時跟著接近了夏多,而夏多黑色的毛因藍光也染上了微微的藍色。
「什麽!?」看著藍光衝向他,他睜大眼睛,發出驚訝的語氣。
「呃啊……!」藍光觸碰夏多的時候,夏多跟著被藍光的衝擊力撞飛向後,并發出痛楚的喊聲。
藍光裡面的草地突然裂開,發出裂開的聲音,最後因藍光的衝擊而飛出地上。山谷也在藍光的包圍下,裂開成許多岩石,被藍光衝擊而飛向後。藍光延伸到一個距離就消失了。這一股能量,使得機器人的周圍的草地都消失,變成一個很大的坑洞。能量消失的一瞬間,也讓綠山區進入了寧靜。

    在峽谷之間,夏多眯著眼睛躺在地上,身體被小岩石和泥沙覆蓋著。夏多的眼皮顫抖著,然後慢慢睜開眼睛。他上半身起身,身上的岩石和泥沙全都滾到一邊。少了岩石和泥沙的覆蓋,便出現夏多黑色的身體。他黑色的身體上帶著許多的紅色傷口。他慢慢爬起站立,站立的時候卻站不穩。他突然上半身向前跌下,用手撐住身體。在夏多往前看時,發現一隊GUN的士兵和總司令走向他。站在前面士兵靠近夏多時,立刻向前跨一步,舉起步槍指著夏多。
「我總算捉到你這個惡魔了。」總司令走出士兵群中,靠近夏多,露出邪惡的微笑。
「你……怎麼還想要…我死呢?」夏多跪在地上,抬頭看著總司令,有氣無力地問。
「一直以來,我都不相信你能給我們人類保護。而且你這麼強大,一定能一下子把人類滅亡!」總司令對夏多說話時,眼角向下,用著凶惡的口氣道:「知道你有為蛋頭做事,所以我不得不提早你的死期!」總司令一說完,立刻從腰間抽出一把黑色的手槍,指著夏多的額頭。夏多被總司令指著時,咬緊牙關,眼角向下,緊握拳頭。
「不過呢,我已知道你是不會死的,所以……」總司令將手槍收回腰間,望著後面。這時士兵群裡有四位士兵搬出藍色玻璃的生化艙。
夏多看到生化艙,立刻張口,長大眼睛,露出驚愕的表情驚訝道:「你想要我……」然後露出凶惡的表情看著總司令,好像想得到總司令要對他怎樣。
「沒錯,我就是要再次讓你沉睡在這個管裡面一輩子。」總司令回答夏多:「現在乖乖地進去這個生化艙,好好地沉睡吧!」總司令一說完,有兩位士兵立刻走向夏多,抓著夏多的雙手脈搏,帶他走向生化艙。
夏多不斷的搖動雙手,像是要甩開士兵的手。但是士兵更用力的抓著夏多的手,夏多也因受傷而沒力,無法甩開士兵的手。
「怎麼辦?要逃出的話,就要對這些人類下手。」夏多心想:「可是和瑪利亞的約定,給人類機會,與人類相處,但是這個狀況……」原本憤怒的心情,讓的他想殺光這裡的士兵,可是想到瑪利亞對他說的話,他也無法下手了。
見到生化艙越來越接近,他接著心想:「瑪利亞,我應該怎麼做?」
這時候,一道藍色的光束從山崖上面衝向峽谷,速度猶如音速那樣快。藍色光束衝向一隊GUN士兵,穿過士兵群中。
「這是什麽!?」
「什麽光束來的!?好快!」
藍色光束到達士兵群中時,引起士兵的注意,也亂了士兵的陣腳。光束衝出士兵群中,接著衝向夏多。當光束接觸夏多時,捉著夏多的士兵感覺兩手空空。當光束的拖影消失時,他們才發覺夏多已不見了。
「啊!?夏多不見了!」捉著夏多的士兵驚慌失措大喊。
蓝色光束繼續沿著峽谷前衝,一瞬間就在所有GUN的士兵眼前消失了。
「總司令,夏多……不見了。」另一位捉著夏多的士兵走到總司令面前戰戰兢兢地回答。
「我看到了。不用你說我也知道。」總司令面目凶惡地看著前面,雙手擺在背後。
見到總司令一副面惡兇殺的樣子,那士兵害怕道:「需要……去追夏多嗎?」
總司令卻搖頭道:「不用了!那種速度,不知道已跑到哪裡去。想去追,能追到嗎?」
士兵一直輕輕點頭道:「是是是。」
總司令接著轉向後面心想:「藍色光束,絕對是索尼克的蹤影。真是沒想到啊,索尼克。你既然想做惡魔的僕人。既然如此,那麼就別怪我連你也殺了。這是你自找的。」

    光束衝出峽谷,穿過綠山區的草原,直到走出綠山區才停下。光束停下的時候,顯示了索尼克和夏多的身影。他們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寧靜即空蕩的草地。除了綠油油的草、碧藍的天空和雲朵以外,看不到其他東西。索尼克的雙手扶著夏多,并看著夏多眯著眼睛的樣子。夏多則躺在索尼克的雙手。當他感覺不像是被士兵抓著的感覺的時候,他睜開眼睛。眼前的畫面原是黑暗,黑暗這時上下分開并消失。當黑暗完全消失時,出現索尼克凝視他的表情。
「沒事了,夏多。你已逃出那些士兵的手中了。」索尼克看著夏多說。
發覺自己躺在索尼克的手上,夏多立刻從索尼克的手上跳開,用手搔自己的身體:「爲什麽抱我?你這噁心的刺蝟!」
「As always,冷酷、不喜歡被幫忙和不會說聲“謝謝”的夏多,到現在依然不變,真是的。」索尼克聳肩,閉上眼睛,搖頭揶揄道,好像在嘲笑夏多無法改變自己的孤僻性格。
「閉嘴!」夏多眼角向下,露出生氣的表情不耐煩道。
「那麼,已經沒事了。我先走啦!」索尼克開始原地跑步,好像準備用音速跑掉。
「等等!」突然出現夏多的聲音。這個聲音也讓索尼克停止原地跑步。
「What's up?」索尼克站直叉腰看著夏多。
夏多低著頭,紅色的虹膜移向上對著索尼克:「你……」當夏多說不出話時,虹膜移向下,似乎在想要怎樣說話。
「呵呵。有口難言啊!?沒想到你也會有有口難言的一次。平時的你愛說什麽就說什麽。」索尼克食指指著夏多并取笑他。
夏多聽到索尼克取笑他,他立刻抬起頭皺眉憤怒道:「吵死了!我想問你,爲什麽你一直救我?我們不是朋友,是敵人。但是為何你還要對我好呢?」
「這個嗎……」索尼克低頭并用食指遮住嘴巴,露出沉思的表情:「其實也沒有啦。只是說我不想看到我認識的人死亡或受傷。」他輕聲回答。
「什麽意思?」夏多斜眼看著索尼克,用著疑問的口氣問,似乎不知道索尼克在說什麼。
「我救你是因為你是我認識的人。除此之外,你也知道,少了你,我就失去了一個很好的對手了。」索尼克徘徊解釋時,夏多依然板著臉,站在原地洗耳恭聽索尼克解釋。
「而且呢,少了你跟我切磋速度,我覺得生活就會變得無趣了。就因如此,你在我心目中,有一個重要的地位。」
「你這樣說,好像把我說成你的娛樂設施。」夏多提起手臂,環抱在胸。
「不要這麼說,夏多。你并不是我的什麽娛樂設施,是我最重要的死對頭。但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來做朋友,這樣也許會更好。」索尼克說完時,對著夏多嘴角向上,輕輕張開嘴唇,顯出和藹的微笑。
聽到索尼克解釋和看到他和藹的微笑,夏多的眼皮原是向下,突然完全張開;原是緊密的嘴巴,突然張開;手臂原是環抱在胸,突然放下了。他的樣子從不耐煩的表情變成驚訝的表情,似乎被索尼克打動,使得他的心裡有些感觸,也對索尼克的敵意開始減少。
夏多的表情突然變回之前不耐煩的樣子,然後叉腰:「哼,我為什麽要相信你呢?」他似乎對索尼克有所懷疑。
「要不要相信我。」索尼克走向夏多:「It’s your call。」索尼克拍夏多的左邊肩膀,對他眨一下左眼,露出笑容走過夏多的旁邊,用音速離開。
夏多的頭轉向後,看著索尼克背對他離去,輕聲道:「索尼克……」他的右手摸自己的左手肩膀。

    事後,夏多低著頭,左手握著下巴,漫步走向蛋頭的基地。
「夏多!」傳出蛋頭大喊的叫聲。他從基地裡面走出,張大雙手,好像在歡迎夏多回來。
「怎樣,有看到索尼克嗎?」他雙手放在左臉拱手問。但是夏多卻沒有做出反應,仍然低著頭,邊冥思邊走向基地。
「喂喂喂!我在跟你說話啊。你回答或是做出一點反應好嗎?」蛋頭放下雙手叉腰,眉角向下看著夏多走進基地。雖然如此,夏多依然不理會蛋頭,走進基地。
「這個夏多,何時變得這麼愛沉思?自從上次在站前廣場和索尼克交戰後,就一直這樣了。」蛋頭舉起左手,食指抓頭。
走進基地,夏多依然低著頭沉思。腦海中,突然出現了索尼克當時對他說話的時候的笑容。和藹的微笑,讓的夏多無法難忘。夏多的表情一直都是沉思的表情,從沒露出笑容或憤怒的表情。
「索尼克。」想著索尼克的笑容,他突然輕聲念出索尼克的名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