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田的部落
關於部落格
我的抒發思想、心情地點
  • 18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青夫婦小說[第五章]

在夏多的腦海中,不斷地出現索尼克在綠山區對他說話時的回音和當時的笑顏。他一直都忘不了索尼克當時的表情和所說的話。
「索尼克,一直都想跟我作朋友嗎?」坐在自己的生化艙上面,他低頭冥思著。他的左手握著胸口,閉上眼睛,似乎在回味當時索尼克跟他解釋一切的時候,他因而有所感觸的那種驚訝的心情。雖然一直無法猜測索尼克在想什麽,但不斷的冥思這件事,讓他對索尼克的敵意下降,也對索尼克開始有好感。夏多現在也不認為索尼克有如以前那麼的厭惡。
「自從瑪利亞死了之後,我就一直過著獨來獨往的生活。但是這一次,我怎麼覺得,我想要有一個能陪伴的人。」他這時低聲自言自語道:「當時和瑪利亞在一起的時候,我都有那種能交談、能陪伴、能依靠的感覺。」腦海裡,突然閃出了當時他和瑪利亞一起在宇宙殖民地ARK裡面,從窗口看著外面的地球的場景。
「也就是因為如此,我才會喜歡瑪利亞。然而索尼克他,也給我了那個感覺。」說完,他靜靜地坐在生化艙,一個人冥思。

        「歡迎光臨。」獸人咖啡館的大門打開,一位人類男士走進咖啡館,隨後就傳出花狐彬彬有禮的招待客人的聲音。上午時分,獸人咖啡館外面有許多人類坐在餐椅上,喝著飲料與自己同桌的人對話、吃著食物、看著報紙、用著掌上型電腦。許多的顧客的到訪,讓得咖啡館變得熱鬧和少許喧嘩聲仔咖啡館環繞。顧客的人數很多,也讓花狐、西魯巴和梅菲斯陷入繁忙,不停的做著自己的工作。花狐站在櫃台後面按著攪拌器的蓋,按下按鈕,攪拌器開始攪動裡面許多的冰塊和液體。冰塊敲打攪拌器的聲音隨著冰塊在攪拌器裡面舞動而發出。冰塊被攪碎之後,與液體混合。液體表面呈現許多細小的泡沫,變成了沙冰飲料。花狐接著從櫃子抽出三個不同顏色的小瓶調味料和一個酒杯。他輕輕的將三個不同的調味料倒在酒杯,再用清水倒在酒杯裡,讓酒杯裡的調味料混合出綠色的飲料。咖啡館後面有個窗口,窗口下有個小型的褐色櫃台,而窗口的另一邊是廚房。廚房裡發出“叮”的聲音,西魯巴立刻走到窗口。窗口被打開後,一碟的食物從廚房出現,放在窗口下的櫃台。西魯巴拿那一碟食物放在手腕上的大盤。
「這是你的,先生。」西魯巴走到一位男士的旁邊,拿著大圓盤上的一碟食物放在餐桌上。
「西魯巴。」顧客的對話聲音中,傳來花狐的呼喚聲。
西魯巴聽到呼喚聲,拿著大圓盤,身體轉向後面,走過許多坐在餐椅上的顧客,到達櫃台:「什麽事,花狐?」
花狐指著右邊,西魯巴跟著看著右邊,發現有九杯飲料,每個飲料顏色和大小不一。花狐接著說:「看到第一杯青色的飲料吧?那是七號座的;然後第二杯,淺藍色飲料是三號座的;第三杯飲料和第四杯飲料,就是紅色和紫色的飲料是五號座的;第五杯飲料……」花狐對西魯巴解說第一杯飲料到第酒杯飲料是屬於哪個座位。
「太多了吧。平時都是這樣嗎?」一聽完花狐說話,西魯巴的雙手立刻放在太陽穴焦急道。
「沒時間說話了,快去給人家飲料吧。我還要繼續弄飲料。」花狐用著急忙的口氣拒絕與西魯巴對話,轉身到後面的櫥櫃拿出酒瓶。
「哦哦。」西魯巴傻傻地點頭,隨著將櫃台上的九杯飲料放在大圓盤。
「好多飲料哦。我得小心帶著盤。」看著大圓盤上有很多飲料,他小心翼翼地托著大圓盤,慢慢的走到顧客群裡。

        「小姐,這是你的飲料。」西魯巴的左手手掌托著大圓盤,右手拿一杯紫色的飲料放在一位女士前面的餐桌。
「謝謝。」女士轉頭對著西魯巴點頭。
「還有八杯飲料。」西魯巴放好了飲料,看著手上托著的大圓盤的飲料心想。西魯巴接著走出咖啡館外。
「兩位顧客,這是你們的。」西魯巴拿了一杯紅色和一杯紫色的飲料放在一男一女的餐桌上。
「謝謝。」男士輕聲說。
「嗯。」西魯巴也以點頭回應,走進咖啡館。
「先生,這是你的。」西魯巴又拿了一杯紅色的飲料,放在一個靠近玻璃牆壁的圓形餐桌。
「好的。」坐在餐桌前的年輕男士輕聲道。
「還有六杯,趕快送完!」見到手上托著的大圓盤上的飲料一個一個送給顧客,西魯巴感覺有幹勁。他接著走向咖啡館的後面。
走過顧客群裡一段時間,走到許多的餐桌送飲料,西魯巴手上托著的大圓盤總算已沒有飲料了。他走到櫃台前,背靠櫃台,抱著大圓盤歎一口氣。
「啊…,總算送完了。」他擦汗并自言自語道。
「還沒送完呢,這裡還有六杯水要送去呢。」花狐突然插嘴。
「還有嗎!?」西魯巴轉頭看花狐時,發現花狐旁邊還有六杯飲料擺放在櫃台。
「看好了,第一杯紅色的飲料是十號座的;第二杯青色的飲料是十二號座的;第三杯黃色的飲料是一號座的;第四杯……」花狐猶如之前對著西魯巴解說櫃台上的飲料是屬於哪個座位。
「叮!」花狐一說完,廚房的窗口立刻傳出聲音。
「哦,有吃的要給顧客了,快去拿吧。」聽到廚房傳來的聲音,花狐指著廚房的方向,好像叫西魯巴快去拿食物。
「好的,我馬上去。」西魯巴將六杯飲料放在大圓盤,托著大圓盤走向廚房的窗口。
「呃!?一次過這麼多食物,叫我怎麼拿啊?」看著小櫃台上有五碟食物,左手托著的大圓盤上又有六杯飲料,他感到驚嚇。
「歡迎光臨。」突然傳來花狐的招待聲,招待聲也跟著傳到西魯巴的耳朵。
「不好,我要去拿菜單給剛來的顧客。但是現在……」看著自己已沒有能力再多做事,西魯巴開始不知所措。
「服務生,買單。」此時又傳來某位女士的聲音。
「啊!?有人要買單了。」聽到那位女士的聲音,西魯巴開始張開嘴巴,眼皮稍稍張開,好像開始慌張。他心想:「啊……怎麼辦啊?先做哪個好?」
這時,梅菲斯走到西魯巴的右邊,張著半開的眼睛,握著下巴曖昧道:「好受哦……。你這樣驚慌失措的表情真是讓人想吃掉你。」
「嗯!?」聽到梅菲斯曖昧的聲音,西魯巴的金色虹膜轉向右邊,對著梅菲斯。他接著不耐煩道:「你怎麼在這裡偷懶了!?還有別再這裡胡說八道,還不來幫忙。」
「真是的,難道不能再讓我看你那幅驚慌失措的表情嗎多幾眼嗎?我好喜歡你那樣的表情哦。」梅菲斯雙手環抱在胸,露出色迷迷的眼神揶揄道。
「拜託你,適可而止。」西魯巴露出憤怒的眼神低聲道。
「要生氣啦?這麼火爆真是不可愛哦!」梅菲斯轉向另一邊,斜眼看著西魯巴。
西魯巴臉上呈現一點紅暈,大聲罵:「你够了沒?別在這裡一直胡說八道的!」
西魯巴的大罵聲,立刻傳到每個在咖啡館的顧客,也引起所有咖啡館裡面的顧客的注意。他們的視線都轉到西魯巴。原是一點點的吵鬧的氣氛,也變得鴉雀無聲。西魯巴這時也醒悟自己的大罵聲也引來每個顧客的注意。他滿臉通紅,目瞪口呆的看著顧客群。
「糟糕,糗大了。」望著每個顧客,他緊張地心想。
「你看你,真是不乖哦。打擾人家吃飯。」梅菲斯在西魯巴耳邊輕聲說。
西魯巴轉頭看梅菲斯大喊:「閉嘴!這全都是你……」他還沒說完話,梅菲斯就豎起食指,放在西魯巴的嘴巴,打斷他說話。西魯巴看著梅菲斯的食指,再次往後看,發現顧客還在望著他。他低頭心想:「我怎麼一直自找糗啊?」
梅菲斯這時從背後拿出一個大圓盤,拿小櫃台上的五碟食物放在大圓盤。他雙手握著大圓盤,走到西魯巴旁邊說:「真拿你沒辦法。還是讓我幫你吧。」說完立刻走向顧客群。當他走到某個座位時,他輕輕放下食物在餐桌上面。
「看來他總算幫我了。」看著梅菲斯將食物放在顧客的餐桌上,并從花狐前面的櫃台拿菜單給剛到的顧客,西魯巴也開始安心了:「好了,別再看他了。趕快送完手上的飲料吧。」他跟著走向顧客群。

        時間到了中午一點。獸人咖啡館外的碧藍天空,也高掛著炎熱又亮的太陽。獸人咖啡館人來人往的熱鬧氣氛這時開始慢慢消失,在裡面的顧客也變少了。他們從餐椅站立後,走出咖啡館,各走自己要去的道路。最後,咖啡館裡外所有餐桌和餐椅上都是空空的,只剩下兩個刺蝟和一個雙尾狐狸打掃著咖啡館。咖啡館也進入了寂靜的氣氛。
花狐拿著白色抹布邊擦餐桌邊說:「先打掃一下,之後就能休息了。可是三點的時候又要開工咯。」
西魯巴掃地時輕聲回答:「知道了。」
這時候,咖啡館的前門突然被推開,一個藍色刺蝟隨著走進咖啡館。
「嘿,現在怎麼在打掃啊?」索尼克站在門前,右手拳頭叉腰說。
「現在是午休時間,當然要先打掃好咖啡館,才能在午休之後能提供一個乾淨的環境給顧客吃飯啊。」花狐擦著餐桌時抬頭對索尼克解釋。
「是嗎?那麼如果我要來喝水,是不是要遲一點再來呢?」索尼克抓頭問。
「不用吧。反正你每次都在沒有人的時候才來,這一次應該也不會有差。」花狐回答。
「那好吧,我就來作你的顧客咯。」索尼克走到某個圓形餐桌旁邊的餐椅坐下。
「你先去櫃台拿菜單,看看你要喝什麽吧。我等下再來幫你製作飲料。」花狐挺直上半身,指著櫃台角落的菜單放置處,然後走到其他餐桌抹餐桌。
「OK。」索尼克再次從餐椅站立,走到櫃台拿一個菜單,之後回到原來的座位。
「好了,總算掃完了。」西魯巴的左手握著掃把,右手擦額頭的汗并呼出一口氣。他走到咖啡館後面,將掃把放在牆角:「去吃午餐了。」
這時,梅菲斯突然走向西魯巴旁邊,握著西魯巴的手:「這麼急著幹嗎?想丟下我啊?」
西魯巴跟著停止走路,轉頭看梅菲斯問道:「什麽!?沒那樣想啊。」
「是嗎?那麼走的那麼急幹嗎?」梅菲斯輕聲問。
「沒有啦…。」西魯巴被梅菲斯這樣問而說不出話,似乎不懂得怎麼回答。
「算了!饒了你吧,走!」梅菲斯大力捉西魯巴走出店。
「喂!輕一點,手會痛的!」西魯巴稍稍大喊。
「花狐,我要這個“藍色聖誕島”。」索尼克拿著菜單對著花狐,然後指著一個圖畫。圖畫中是一杯藍色飲料,飲料水面有參著淺綠色與白色的液體。
「馬上到哦。」花狐聽到索尼克的要求,立刻彎下身體,拿出一桶裝滿藍色粉末的小桶。
「花狐,你怎麼會想開一間咖啡館呢?而且你怎麼開咖啡館呢?」索尼克左手手肘倚在桌上,下巴靠著拳頭。
「我曾經學過一點調飲料的技巧,不拿來使用真是浪費。能更好得使用這個技巧,我就在這邊找到空著的餐廳,所以就開了一個自己的咖啡館。」花狐輕輕將小量的藍色粉末灑在一個玻璃杯:「而且能讓別人嘗嘗我的手藝,感覺還真不錯。」他說話的口氣帶點興奮,似乎想到別人喝他製作的飲料而有些得意洋洋。
「一開始這樣工作不會有麻煩嗎?」索尼克接著問。
「最初的最大問題就是人手不足。」花狐拿著透明水壺,將水壺裡的水倒入杯子:「每次調飲料到一半的時候,都會有人突然要買單或是定吃,不然就是等飲料等太久未能送上。」水位到達玻璃杯的中間,他倒沙冰到水裡:「不過還好有那兩位好心的刺蝟願意幫我做服務生,近來的工作就有很大的好轉了。」
「人類都比我們高大很多呢。你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索尼克接著問。
「其實也不是很大的問題。」花狐拿著滴管,按捏膠頭,滴管裡面的綠色液體滴入液體表面的白色泡沫:「人類的座椅差不多都比我們矮一點。只要人類坐在椅子上,不是比我們高一點,就是平高了。」他拿著飲料放到索尼克前面的餐桌上。
「Thanks。」索尼克開始喝飲料。吞下幾口水,他眯著眼睛,嘆一口氣道:「哈…,炎熱的天氣,有冰涼的水喝真好!」
「對了,你在這邊營業幾年了?」他邊喝邊問。
「應該……,有四個月吧。」花狐坐在索尼克前面回答。
「也有一段時間了。還順利吧?」索尼克問。
花狐握著額頭回想,接著回答:「也還好啦。不過怎麼說都一定會有突發狀況發生。有一次好像是遇到流氓。顧客在咖啡館吃得好好的。結果突然來了幾個流氓,這樣在我的咖啡館裡面找某個顧客打架。」
索尼克突然大力吞下口中的液體:「那麼,那時候你有因此受傷嗎?」
花狐搖頭:「沒有。我也只是繼續擦我的杯子。不過同時也發現客人都被嚇跑,椅子桌子都打翻。桌上的碗盤就被丟破。咖啡館簡直變成了一個戰場。」
「最後怎麼結束呢?」索尼克一說立刻繼續喝水。
「警察就來了。壓制了打架的人之後,就沒事了。當然我也被捉去錄口供。當時的損失可不小呢。咳……」花狐說話的時候突然歎氣了,好像回想到那件事會讓他感到沮喪:「也因為如此,沒錢請服務生了。從西魯巴和梅菲斯來之前,所有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和廚師。」
「哦,原來如此啊。」索尼克這時也喝完飲料:「看來時間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他從餐椅站立。
「嗯,慢走哦。」花狐對索尼克點頭。
「Bye Bye。」索尼克對花狐招手後走出咖啡館。
「掰掰。有空再來。」花狐也對索尼克招手。
下一秒,他發現一個杯子放置在餐桌上,杯子裡還殘留一些飲料的泡沫和杯子外也殘留了許多水珠。這時他才想起索尼克喝水還未還他錢。他立刻走出咖啡館大喊:「喂!你忘了給錢啊!」站在餐廳外的餐桌群裡,他望著左右,看不到任何生物的身影。他輕輕歎氣無奈道:「嗨…說關於自己的咖啡館的事情說的太投入,忘了他還是我的顧客啊!嗨…!這次算不算新狀況呢?」

        中午時分的天空的非常碧藍。少許的白雲在天空高掛。太陽的光亮和熱能也無阻礙的散播到站前廣場的街上。熱鬧且吵雜的站前廣場街上的黑色馬路,許多輛車不斷來回著,路邊的行人道上人來人往,旁邊則是許多高樓建築豎立著。街上充滿了車輛經過的風聲和所發出的車聲,也冒出了少許從排管出現的黑煙。路邊則傳出許多人民對話的聲音和人民走路的腳步聲,他們有些站在行人道路邊,看著對面的行人道,似乎是想要過馬路。十字路口中,一個路口的許多車輛走進十字路口交接,各自走向自己要去的道路,然而其餘三個路口的車輛都停著。當路邊的交通燈顯示紅燈時,另一個此路口的車輛全部停止前進,然後另一個道路的車輛開始前進。在人來人往的行人道上,索尼克走在人群裡,邊握著下巴低頭邊走路,好像在想著事情。
他心想∶「我剛剛在花狐的咖啡館好像忘了做什麽。到底是什麽呢…?」他走在街上,一直都想不起他忘記做的事。
當他走到行人道的轉角,有一位穿著黑色避彈衣的人沿著行人道的另一邊走到他左邊:「終於找到你了,索尼克。」
索尼克這時頭轉向左邊一看:「嗯!?GUN士兵嗎?What's up?」
「總司令有事請求見你。麻煩你現在到站前廣場外去見他吧。」那人回答。
「OK,我現在去。」索尼克對那人點頭。
「拿麻煩你現在行動吧。」那人立刻轉向後面,匆匆忙忙的跑掉。
看著那人匆匆忙忙跑掉的樣子,索尼克不禁露出懷疑的眼神看著那人。他心想:「只是傳達信息需要這樣離開嗎?算了,去找總司令。」他頭斜向左邊聳肩,用音速向著前方
衝,沿著馬路走出城市。
站前廣場的城市外,少許GUN士兵都握著步槍,排成兩排站直著。一些“GUN甲蟲”在一排GUN士兵的背後漂浮著。總司令站在兩排士兵的中間,雙手放在背後,以嚴肅的眼神望著城市。在總司令眼前,反映索尼克從城市走出,并帶著微笑慢步走向總司令,好像很無憂。
「唷!總司令午安。」索尼克走到總司令面前招手輕聲問候。
「索尼克,我們又見面了。」總司令發出低沉的聲音回應,接著對索尼克點頭。

        另一方面,夏多在站前廣場的城市公園。他站在紅色磚塊道路上,輕輕搖頭東張西望且皺眉,好像在尋找什麽。
「索尼克難道不在嗎?」在下多眼前所看到的,只是一群穿著頭盔、護膝和護肘的少年人類在紅色磚塊的地上滑輪鞋、一男一女共同坐在一張凳子西笑眯眯,好像一對情侶對著對方說甜言蜜語、還有很多人在公園進行自己的活動。不管下多在怎麼觀察,依然看不到藍色刺蝟索尼克的身影。
「看來他不在這裡。去別的地方找好了。」他帶著失望的憤怒表情,轉向後面,大步走向城市。
他一邊在城市走著,一邊觀察著周圍。走過一條長長的繁忙馬路,走過道路的每一個轉角、走到城市建築角落的小道、跳上城市的建築物,向下望著城市,也找不到他想找的刺蝟。
「他到底會在哪裡呢?」夏多開始皺眉看著城市,好像有點生氣:「還是回去基地算了!」他轉向城市的北面,跳向前面的建築屋頂。
跳過許多高低不平的建築屋頂,他不久也抵達了城市的北部。當他站在一個白色長方形的高樓建築時,他轉向右一看,發現黑色人影伏在天台。
「嗯!?」下多的頭點向那個人影,視線也注視在那人影上。他接著跳到人影伏在的建築的左邊房屋上,看清楚人影。看清了人影的模樣,發現原來是GUN士兵伏在天台,握著綠色阻擊槍,瞄著前方。
「怎麼會有GUN士兵在那裡?他到底瞄著什麽呢?」他的視線又轉到士兵瞄準的地方。他突然張大眼睛,似乎感到驚訝。在他的眼珠上反映了眼前所看到的場景,既是索尼克與GUN總司令見面的場景。
「原來索尼克在那裡。」看見他想找的刺蝟,他感到有些興奮。
「等等!!難道那士兵就是在……」他的上半身快速轉向那個士兵,好像認為那個士兵企圖不軌。

        「總司令你怎麼突然問我和下多的事情呢?」索尼克看著總司令抓頭問。
「我只是很好奇,夏多沉睡五十年後,就一直和你對戰,從沒停過。但是,也唯有勝負,也未有結束。」總司令在索尼克前面徘徊:「難道是你打不贏他,還是你都不忍心擊敗他呢?」
索尼克聽完總司令的話立刻伸出左手食指,然後左右搖動食指:「No,no。我是不可能誰給他的。總司令你小看我了。」
總司令聽到這樣的回答,立刻板著臉問:「那麼爲什麽你都不擊敗他?」
索尼克叉腰看著總司令微笑道:「只是打架而已,用不著達到你死我活吧。而且跟他打架這麼久,我也不忍心擊敗他,更不忍心看到他死。」
總司令聽完索尼克的解釋後,左邊的嘴角往上,露出邪惡的微笑,轉向後背對著索尼克:「是這樣嗎?」左手伸進左邊的褲袋,在裡面按了一粒紅色按鈕。

        伏在天臺上的時候的手腕突然發出赤色的燈光。他忘了赤色燈光一下,然後移動手上的阻擊槍,讓阻擊槍的瞄準鏡靠在自己的左眼,右手的食指也放在阻擊槍的扳機,準備射擊。
「不行!我一定要阻止那士兵!」夏多立刻半蹲,然後跳向那個士兵。士兵的右手食指觸碰扳機時,夏多就跳到士兵的旁邊。
聽到夏多的腳步聲,士兵的注意力也被分散。他望著一邊,發現下多時,立刻張開嘴巴,露出驚嚇的表情。夏多卻而二話不說,舉起拳頭,要對士兵施展攻擊。士兵知道自己要被下多攻擊而驚慌失措。在他驚慌失措的狀態下,他不小心按下了扳機。“碰”!發出了槍械射擊的聲音,阻擊槍的槍口噴出了火花,子彈從槍口出現,飛向索尼克,擦破索尼克的右腳。阻擊槍也在士兵沒有抓穩的情況下,被射擊的後坐力的力量,而彈跳到屋頂上。士兵的右手也跟著顫抖著。夏多看見阻擊槍已射出,立刻望索尼克那裡,發現索尼克已蹲在地上。
「不好了!索尼克受到槍擊了。」看著索尼克蹲下,夏多第一個直覺就是索尼克被阻擊槍射中。他的身影立刻變得模糊,出現很多黑線,瞬間消失。

        「怎麼…有人要暗殺……我…?」索尼克露出痛苦的表情,握著自己的左腳。左腳被子彈擦破的皮膚流出很多紅色的血。血從傷口流出,順著索尼克藍色的腿流到地上。索尼克的腳和鞋子都被自己的血沾染成紅色。
總司令看到索尼克腳受傷,心想:「那個笨蛋阻擊手,怎麼沒射中索尼克的頭讓他直接斃命呢!?」
「索尼克!」突然傳出夏多大喊的聲音。
「夏多!?難不成是他搞破壞?」總司令聽到夏多的聲音,立刻張大眼睛,露出驚愕的表情。士兵聽到夏多的聲音,也立刻舉起步槍,雙腳一前一後,做出準備射擊的站姿。
「索尼克!趕快逃離這裡!」夏多突然在索尼克的旁邊出現,捉索尼克的手腕靠在自己的背後,雙手抱著索尼克,扶起索尼克。
「夏多?你怎麼……在這裡!?」索尼克望著自己左邊的夏多:「還有,爲什麽…要逃呢?」
「總算讓我看清了!」總司令突然憤怒大喊:「原來你和夏多早已是一夥的!我果然沒有猜錯。」總司令一說完,身邊的士兵一個一個舉起步槍,瞄準索尼克和夏多。
「總司令…,你到底在說什麼?」索尼克眯著左眼,忍著疼痛,低聲問。
「索尼克,別再問了!走!」表情頓時變得嚴肅,右手抱著索尼克的腰,夏多快速的帶索尼克穿過士兵逃離現場。士兵也因他的撞擊而被推倒。
「可惡!夏多既然這個時候來拯救!」總司令咬緊牙關,顯出憤怒的眼神,好像要殺掉仇人。他指著夏多逃跑的地方大聲下令:「士兵,追!」
「是!」士兵立刻握住步槍,朝向夏多逃跑的地方追蹤。在後面的“GUN甲蟲”也跟著飛向“那個”方向。
總司令看著自己的帶領的部隊都離去了,他拿起通訊器,放在嘴巴前面:「後備部隊,這是總司令。」
通訊器隨著傳出男士的沙沙的聲音:「這是後備部隊。總司令有什麽命令嗎?」
「趁敵人還未走到站前廣場東邊的大橋樑,趕快配置鐳射感應地雷在橋上。現在敵人一定會逃向哪裡。」總司令下令的時候,聲音顯得低沉。
「收到了,總司令。我們現在就去。」通訊器傳出的聲音說完時,“咳”一聲後總司令就關掉通訊器,繼續望著“那個”方向。

        在樹叢的一個道路裡,夏多表情嚴肅并凝視著前方,雙腳快速向著前奔跑,右手肩膀背著負傷的索尼克逃亡。索尼克靠在夏多的背上,張著疲憊的眼神看著夏多,頭和臉部已帶著許多透明的汗珠,傷口的血液依然流著。
「夏多……為何他會來救我呢?而且總司令說什麼跟夏多一夥?難道說暗殺我的人也是GUN?」索尼克看著夏多心想。被夏多背著的他,心裡不禁混亂了。與一個一見面就是打架或是取笑對方的刺蝟,現在卻被他拯救。雖然如此,被夏多拯救的他,也感覺有點安心。往後面一看,他發現許多“GUN甲蟲”機器已趕上。 “GUN甲蟲”機器探測到夏多的位置時,立刻在飛的更高,在高空向下掃射他們。所發射的子彈,也只是讓到他們四周的地上噴出許多沙石。
「真是麻煩!」夏多左手伸向右邊後向機器甩手,一瞬間發射卡歐斯之槍將那些機器弄爆。爆炸的機器發出爆炸的火花與煙霧,鐵塊隨著從煙霧掉到地上。還有很多機器穿過煙霧,繼續追著索尼克他們。夏多這時望著那些機器一眼,然後用更快的速度向前方奔跑。與機器的距離也越來越遠。
馬不停蹄的奔跑,夏多也跑出樹叢,看到前方的道路被一個深淵隔開,而深淵下面是一條急流。有一棟很長的磚塊拱橋連接著兩個道路。看見著拱橋的長度很長,夏多的眼神變得憤怒,似乎要出盡全力穿過拱橋。當夏多跑到拱橋時,拱橋的杆貼著一個綠色的儀器,而儀器的鏡頭有綠色的鐳射燈光照著儀器的鏡頭前方。夏多奔跑的時候,腳觸碰到鐳射燈光,儀器也在一瞬間爆炸,炸出許多的磚塊。
「啊…嗯!」夏多因被爆風吹飛而,跌落在橋上。索尼克也跟著從夏多身上被甩開,跌落在橋上。
「爆炸!?橋上有炸彈嗎?」索尼克伏在地上,稍稍抬頭低聲道。
「可惡!預料我們會來這個橋嗎?」夏多雙手支撐自己的身體慢慢起身。殊不知但他站立時,身體觸碰到鐳射燈光,橋上又突然爆炸,炸毀橋的道路。
「嗚……啊!」夏多被吹飛向前面跌倒。橋也開始倒塌。
「啊!」夏多也跟橋倒塌的時候跌下。
「夏多!」傳出索尼克的喊叫聲,出現了索尼克手抓著夏多的手。橋仍然繼續倒塌,索尼克也跟著橋倒塌的時候跌下了。
「哇……」兩個刺蝟在跌下深淵的時候,手抓著對方的手,望著急流一起大喊!很多倒塌的磚塊隨著他們一起跌下。他們跌進急流的當兒,發出水大力衝擊的聲,水面噴出水花。

        「報告總司令!已確認夏多和索尼克跌入了深淵下的急流了。」在站前廣場外,一位士兵從樹叢走到總司令背後報告。
「是嗎?但是……」總司令回答。
「總司令,怎麼啦?」士兵問。
「掉下那個急流,我相信會死的也只有索尼克而已。但是夏多那個惡魔,他是不會那麼簡單就死的。」總司令握著下巴回答。
「需要我們再去那個深淵找他嗎?」士兵接著問。
「暫時不用吧。被那個急流沖走,也不知道會去什麽地方。」總司令搖頭道:「回去總部吧。我們也應該好好休息了。」他轉向城市,雙手放在背後,慢步向前走。
「遵命!」士兵對總司令敬禮後,隨著對後面的士兵招手,好像指示他們跟著他回去總部。一隊的士兵也就排成五排,慢步走向城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