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田的部落

關於部落格
我的抒發思想、心情地點
  • 1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青夫婦小說[第九章]

    餐廳左邊的某個座位,Sonic和Shadow同桌在一個餐桌。雙方坐在餐椅上,面對面的看著對方。桌上兩杯咖啡,發出微微的水蒸氣和咖啡味。他們倆的旁邊是一面玻璃牆壁。從玻璃牆壁外,能看見淡藍的天空和冷清的街道。此時,Sonic握著杯子,輕輕將杯口放在嘴前,望著牆外的風景喝咖啡。Shadow雙手前臂放在桌上,左右手的五隻手指互相交叉著,低頭看著餐廳裡面的佈置。
Sonic放下杯子,往前看Shadow說:「Shadow,說見面怎麼到現在都還是一語不發呢?」
Shadow轉頭看著Sonic,低聲道:「其實,我想見你。但是我不知道要見你說什麼,做什麽。」
「嘛,要不然說說看誰才是速度最快的刺蝟了。再來可以說說看,你孤僻的原因吧。」
「孤僻是我天生的吧。」Shadow舉起前臂,頭頂在雙手上面回答:「一出生的時候,我見到Gerald博士和其他生化武器研究人員。Gerald博士,一直望著我,不斷拿筆寫著板上的紙張。」
「等下。」Sonic插嘴:「這麼說來,當時你清醒的時候,太空殖民地Ark有很多人。不過,爲什麽以前在你的記憶裡面都只有Maria和Gerald博士?」
「當我被Gerald博士確認安全的時候,他將我從生化艙釋放出來。」Shadow腦海裡,不斷呈現出他剛出生的畫面。

==========================================================

    「Shadow,我的完美作品。歡迎你來到這個世界。」Gerald他當時帶著我去他的實驗室。
在實驗室裡面,我一臉茫然,看著四周,發覺每個人都在看著我。當時我不知道,我有什麽特別,爲什麽這麼多人的視線,都放在我身上。這時候,我聽到一位女孩的叫聲。
「爺爺!我來看你了。」發出女孩聲的那個人,就是Maria。她那呼喚博士的聲音,也非常活潑。
她在我面前,舉高手朝著我這裡來。當時我很好奇,這裡每個人都長得非常高,而且都穿著白色的實驗服,爲什麽會有一個和我差不多身高的女生,穿著藍色的連身裙,會在此出現。
「乖孫女啊,跟你介紹。這是我新製作的完美作品,我稱之為Shadow。」Gerald也跟Maria的介紹我了。
「Shadow?初次見面,我是Maria。請多多指教。」她和其他研究人員不一樣。見到我的時候,並沒有任何疑惑,一臉興奮的就這樣跟我握手,並且拉我離開那實驗室。
「Gerald博士,這樣真的不要緊吧?讓你的孫女帶走那新研發出來的生命體。」當時我也聽到一位研究人員向博士問話。
「不要緊的。我的小孫女,到了這裡也沒有什麽人可以陪她說話。就讓Shadow去吧。順便看看,我所幫他設計的思想控制是否完美。」
新研發出來的生命體?指我嗎?思想控制?博士在說什麼?當時我對這兩個名詞毫無瞭解。但是我也沒想過去瞭解,也沒有去管。在Ark裡面,我的生活就只是和Maria一起交談說話。實驗室是我們倆不能進入的地方。也因如此,我所接觸的人就只有Maria。交際範圍,也是只有那麼廣。雖然都是一般般的聊天與互動,微不足道,不過當時我就是覺得輕鬆,舒服和安慰了。Maria璀璨的笑容,總是讓我心安。如此心地善良,讓我完全不需要有任何防備之心,這樣和她一起。她也告訴我她的世界也只有在Ark裡面。從來沒有走出過這個太空殖民地。她認為,這個世界不會如此渺小而已。那些天,讓我覺得我的世界就是只有我和Maria。

    某日,我們一起站在窗口邊,看著窗外的藍色星球,也就是地球。
Maria輕聲對我說:「那個星球有很多人居住在那。在那裡我們是否會看到更多種樣子的人嗎?」
我回答:「教授曾說他的心血全是為了地上的人們,他存在的意義就是透過科學的力量讓人們幸福。」
見到我一臉疑惑,Maria又問我:「怎麼啦?小黑?」
當時我的回答:「這些天,我一直在想,我的存在的意義是什麽?我站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是爲了什麽呢?」
「嗯……我也不知道呢。但是,不管任何生物,只要活著,就應該有他存在的意義吧。」
我看著那個藍色星球:「也許我到了『那裡』,我能找到我的答案,也許......」
一直都這麼認為,一直都以為我真的能找到答案。可是,事與願違。也許是我太天真了。

==========================================================

    「剩下的,我想你自己也應該很清楚了。Maria將我放在逃生艙,送去地球。當時我最後還是落在GUN手裡,安眠50年。」Shadow雙手握著杯子,低頭看著橘色咖啡的倒影,倒影上也反映他的樣子。
「其實,我以為除了Maria之外,沒有人能在和我像Maria在Ark的那段時光一樣了。在棚屋的時候,我逐漸意識到,可能這是錯的。」
Sonic的左手搭上Shadow的肩膀:「當然。這個世界還是有很多人可以像Maria一樣跟你交往。雖然他們無法取代掉Maria,但是他們絕對可以讓你重回以前那樣輕鬆,舒服和安慰的相談。也許那些人,可能就在你身邊,也許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找到。」
Shadow抬頭看Sonic,顯出他平時奸笑:「哼,也許吧。我很期待那個人出現。」
雙方聊天的時候,時間也在流逝著。不知不覺中,時間也進入了上午。咖啡館的客人越來越多,讓得咖啡館變得熱鬧和有些吵雜。從原本許多空空的餐座,在他們的察覺下,感覺一瞬間就變得很多顧客到訪了。Silver和Mephiles到處服務顧客,FloFox一直都在另一邊的櫃檯調和飲料。
「時間不早了,我得走了。」Shadow直接從餐椅站起,一步也不停留地朝向咖啡館大門走出。
Sonic從餐椅站立往後看:「喂喂!你要去哪了?」看著Shadow走出大門,Sonic心想:「他又怎麼了?」
Shadow離開之後,一位GUN的警員走近咖啡館。索尼克見到GUN,卻一點畏懼都沒有。他看著GUN警員坐在空的餐座上,像一般的顧客,接下了服務生的菜單,思考著要吃的食物。Sonic聳肩,頭稍稍傾向左邊,自然地走出咖啡館。
Silver走到GUN警員旁邊問道:「先生想要什麽嗎?」

    時間到了下午,GUN總司令如往常般,穿著淺黑色的西裝,坐在他的座位,看著桌上雜亂的文件。在他的座位旁邊遠處,是一個很寬的落地玻璃窗。落地玻璃窗外,是站前廣場的下午的畫面。橘色天空,天空的顏色也稍稍染在建築上,使得每個建築都有那一點點的橘黃色。陽光從落地窗照射進入,也讓落地窗前橘色地板讓上了天空的顏色。座位前面有個紅色的長地毯,一直連接到方面的褐色木製大門。
『嗶嗶!』桌上左上角的電話突然響了。總司令按下一粒紅色的鈕,電話就發出一位女性的聲音:「總司令大人,Hibana要求見你。」
總司令靠近電話回答:「讓她進來。」
大門左右輕輕推開,能看見Hibana就站在門後。她穿著黑色的緊身戰鬥裝,腰間有手槍皮套,皮套內還有一把黑色手槍,膝蓋的旁邊有一把細小的刀。
「下午好,總司令。」她鞠躬道。
「報告。」總司令依然看著手上的文件。
「總司令,根據GUN探員的調查,他們發現Sonic和Shadow依然活著。」Hibana通報有關Sonic和Shadow的事情。
聽到如此的報告,總司令急的站立大喊:「什麽!?他們倆還活著!?Shadow那傢伙我早就預料他不會那麼短命的,可是Sonic那傢伙……既然也沒有如此短命!!!」
Hibana半舉雙手安慰道:「稍安勿躁,總司令。現在煩躁也是無用的。」她接著問:「不過我也希望能明白總司令的想法。」
「我的什麽想法?」
「爲什麽你要置於他們死地?」聽到Hibana的問題,總司令從座位走出,走到落地窗前。Hibana也一直看著總司令站在窗前。
總司令看著城市攤開雙手感歎道:「這一個繁榮城市,曾經有一度遭到外星人的攻擊。那時候,城市遭到巨大摧毀。人民也死傷不少。那年,剛好就是黑色隕石最接近地球的時候。我們都拼命與那些外星人作戰,保護自己的城市。」
「我知道那件事情。被稱之為Black Arm的一群外星人攻擊地球事件吧。剛好Sonic他們也牽涉在事件內。」
「沒錯,那個黑色刺蝟,Shadow,雖然也有幫助過我們,但是也有幫助那群Black Arm達成他們的統治地球行動。那擁有可怕威力的刺蝟,真的就像他的別稱一樣,是一個究極生命體。雖然強大,可他卻如此的捉摸不定,我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對付我們人類。」
「但最後他也幫助你們摧毀黑色隕石,並將Black Arm的總頭,Black Doom殺掉。」
「那又如何?妳能保證他以後都會是個保護人類的刺蝟嗎?」總司令轉身看著Hibana問:「這樣強大的生物,決不允許在這世界生存。一定會帶來很多麻煩。現在Sonic也站在他那邊了,他也得被消滅。」
Hibana聽了覺得言之有理,低頭低聲道:「明白了,總司令。我會幫你去掉這個眼中釘的。而且,我已有自己的計劃了。」
聽到有關消滅Shadow的計劃,總司令似乎也感興趣。他走向Hibana問道:「哦!?是什麽計劃?」
Hibana回答:「最近Shadow和Sonic都出現在城市了。似乎都沒有害怕過你們。」
總司令點頭道:「明知自己踏入敵陣還一點也不畏懼,他們倆果然是非常勇敢啊。」
「而且,我不認為在城市裡面消滅他們是好辦法,畢竟Sonic已在人民心中是一個英雄。如果就這樣消滅他,我們無法向市民交代。」
總司令點頭:「言之有理。其實我也一直在擔心這個問題。」
「這樣好了,GUN依然繼續自己的工作。就算見到Sonic他們,都不要發動什麽攻擊,裝作若無其事這樣。讓Sonic和Shadow認為,你們不會再對他們怎樣了。」
總司令反駁道:「不發動任何攻擊?那麼要怎麼消滅他們?」
Hibana繼而回答:「聽我說。現在我的身份可算是秘密了。只有你們GUN知道,我是你們請來的間諜。所以,我就會自己一個人……解決掉他們。」他在拉長句子時候的口氣,突然變得陰險和低沉。
總司令聽完Hibana說話,疑惑的問:「妳確定妳能自己一個解決掉他們嗎?」
「我雖然不比他們強。但是能夠擁有這種非人類的能力,也只有我了。相信我。」
總司令握著下巴抬頭想了想,在低頭看著Hibana說道:「好吧。消滅他們倆的任務交給妳了。」
Hibana點頭回答:「遵命,總司令。」
總司令從背後抽出一個電子記事本,給Hibana:「這是你的『軍事日誌』。我希望你能記錄一切的事物,寫成報告,交給我們。我會安排一些GUN探員向你領取報告。」
Hibana接下了記事本,「遵命,總司令。」
總司令回到自己的座位:「Hibana,保持聯絡。如果需要援軍,記得通知我們。」
「是的,總司令。間諜Hibana先在此退下了。」Hibana沿著紅色地毯,走到大門前,推開大門,離開總司令的辦公室。

    天色陷入了黑暗,綠山區也跟著完全被黑暗覆蓋。Eggman的基地外圍,隨著黑暗的環境而亮起了白色的光。基地內部的Shadow房間裡,Shadow躺在自己的生化艙,雙手放在純白的柔軟胸毛,看著天花板上的燈光。Rouge這個時候,從Shadow的頭頂出現,臉帶微笑往下看Shadow的臉。Shadow驚覺Rouge的出現,卻不感到驚嚇。他的瞳孔向上,對著Rouge。
Rouge舉起手,對Shadow招手:「今天都和Sonic君相處的如何啊?」
Shadow閉上眼睛,身體轉向左邊,不屑回答:「哼!我一定要向你通報這個嗎?」
Rouge隨著走到Shadow面前,半蹲看著Shadow揶揄道:「你這個孤僻狼,第一次和別人交往,怎知道人家的一舉一動代表什麽呢?我當然是要來幫你做一下分析的。」
Shadow再度轉身,背向Rouge:「可以不要來管我嗎?」
Rouge站立,雙手叉腰歎氣道:「嗨…,你雖然踏出孤僻的第一步,但你依然還是老樣子,愛理不理,什麽也不跟別人說。這樣你要怎麼和他人相處。」
「聽你這麼說的話,那我只是不想和你相處而已。」
被Shadow這樣反駁,Rouge稍微氣憤。她握緊拳頭,顯出又氣又笑的僵硬表情。隨著又松一口氣,雙手環抱於胸下,頭轉向左邊,閉眼不屑道:「哼!你以為自己有什麽了不起?你以為你自己能好好跟那個Sonic君交往嗎?」
「那你拭目以待好了。」
Rouge氣的快步走過Shadow的生化艙,走向房門:「算了。反正你這樣死性不改,怎樣都不會和其他人會有好結果的。跟你做什麽分析也是浪費時間。」
這時候Eggman在房門外的走廊,拿著一杯牛奶和一碟三明治。當他抵達房門旁邊,就見到Rouge氣衝衝走出房門。
Eggman一臉疑惑看著Rouge:「哇!妳怎麼啦?怒火沖天這樣的。」
Rouge沒有回答Eggman,走過Eggman的身體,繼續大步向前走。Eggman看著Rouge,然後聳肩。
「宵夜來了,Shadow。」他走進Shadow房間,一臉歡笑地走向Shadow。
「又到另一個煩人的傢伙了。」見到Eggman到訪,Shadow心想。他再度轉向後,背向Eggman。
Eggman看到Shadow背向他,他把牛奶喝三明治放在連接著生化艙左上角的立方儀器,坐上生化艙問:「到底怎麼啦?剛剛是不是和Rouge吵架啊?你們倆平常都好好的,怎麼會吵架呢?」
「博士,你到這裡來應該不是想問我有關我和Rouge的事情吧?」
「既然都見到你和Rouge吵架了,就順便問一問了。再說,你們倆一直都這麼好,應該不會因為小事而吵架傷感情吧?當中是不是有誤會啊?」
Shadow靜思一陣子,接著回答:「沒有。而且我累了,想休息。」
「好吧,好吧。」Eggman雙手放在膝蓋,撐著身體站立,慢步走向大門:「你也應該好好休息哦。別忘了吃我準備給你的宵夜哦。吃好了就放在那邊吧,我明早再幫你收拾。」
Shadow轉身看著Eggman走出大門,大門自動左右合上之後,他的上半身起立,坐在生化艙旁邊,凝視著牛奶。凝視了一陣子,他再伸出手拿了杯子,喝下牛奶。之後他再拿了三明治,輕輕地,小小口地咬了一口。
「Sonic,如果你這個時候出現就好了。真希望能和你,安安靜靜的獨處。就和當時跟Maria一起一樣。」

    Tails的工作室的房間裡,天花板上的吊燈發出橘色的光。這時候Tails和Sonic都坐在床上。Tails已帶上睡帽和眼罩在頭上。他雙手放在雙腳中間,低頭看著別的地方。
「Tails,你這個時候叫我到你房間是要跟我說什麼嗎?」Sonic看著Tails問。
「啊!索尼克……我…」Tails的尾巴不斷上擺動,口吃的說話:「你和Shadow,突然變成朋友了嗎?」
Sonic驚覺地問:「你怎麼知道這個!?」
Tails繼續回答:「今早我見到Shadow拉著你的手,我見此狀所以跟蹤了你們。之後我就聽到Shadow說要跟你做朋友。我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我覺得Shadow突然變成如此,是不是有什麽陰謀?他不可能轉變的那麼快的。」
Sonic拍Tails的肩膀,微笑回答:「你何必這麼杞人憂天呢?沒有錯,Shadow說要和我做朋友,這有點讓我驚訝。不過你知道嗎?前幾天我和Shadow失蹤的時候,我們也過了不少相處的時光。」
Tails聽到Sonic說的『相處的時光』,他也顯出非常訝異的表情問道:「什麽時光?難道你失蹤的時候都一直和Shadow一起?」
「Of Course。不過沒有他的話,我也可能死掉呢。」
聽到『死掉』這二字,Tails更是驚慌。他稍微站立,緊急問道:「發生什麽事了!?你怎麼會要死呢!?」
Sonic雙手搭在Tails的肩膀,按他坐在床上:「別驚慌。我現在還在這裡啊。其實當時GUN懷疑我和Shadow是一夥的。所以他們要除掉任何幫助Shadow的生物。當時我因為拯救Shadow,所以才會被懷疑的。」
「GUN!?他們怎麼可以這麼做?」
Sonic聳肩回答:「我也不知道。所以當時我差點被他們的阻擊手給殺了。多虧Shadow,所以我才能保命。」
Tails低頭,握著下巴低聲道:「是嗎…?可能他真的要和你做朋友吧。」
「你太杞人憂天了,Tails。」Sonic拍了Tails的左肩一下,對他顯出關懷的微笑:「就算他真的是爲了接近我而這麼做的話,C'mon!我才不怕他呢。你以為他能打贏我嗎?」
Tails稍微低聲笑了一下,那憂鬱的表情也突然變得開懷,似乎不再害怕和擔心:「說的也是。是Sonic的話,絕對不會輸給他。」
Sonic伸出手,銬住Tails的頭,拉靠近自己,在他耳邊微笑道:「不用擔心的啦,好兄弟。再說,能讓Shadow走出孤僻也是不錯的事情啊。」
Tails眯眼微笑,靠在Sonic的胸口點頭道:「說的也是。這麼說來的話,我想我也可能會幫他走出孤僻的。見到他的話,我也會跟他聊。」
「這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運氣找得到他了。」
被Sonic這樣關懷著,Tails這個時候感到無比的窩心。他稍稍有些睡意,躺在Sonic的旁邊,眼睛稍微半關。
他心想:「好久沒有和Sonic這樣相談了。偶爾一次的關懷,真的好開心。」溫暖的關懷,讓Tails的感到無比的安全和安詳:「真希望下一次,能再一次和他這樣。」
不知不覺中,他在Sonic的胸上睡覺了。Sonic察覺Tails已在他的胸上睡覺。他慢慢的走下床,雙手放在Tails的背後,慢慢輕放在床上,讓Tails平躺在床上。隨後,他拉下Tails頭上的眼罩,罩著他的眼睛,再幫他蓋上棉被。小聲地、慢慢地走向房門,隨手按一下門旁的按鈕。天花板的吊燈也在Sonic按下按鈕的那一瞬間熄滅了,房間進入了暗淡無光的場景。Sonic慢慢關上房門。
在門未被完全關上的時候,Sonic從門縫瞄了Tails一眼,輕聲道:「Good Night,Tails。」關上房門,自己走過圍欄,走下梯子,抵達客廳,走出大門。
此時的綠山區還處於寂靜和漆黑的場面。高掛於漆黑天空的月亮,顯出它半圓的體型。微弱的月光,照出許多在附近的烏雲。烏雲密佈、使得無法見到許多星星在天空閃爍著。
「嗯……」Sonic在Tails的工作室外面伸懶腰:「雖然是遲了一點,暗了一點,不過也是可以跑步的。」說完就立刻如往常般,用音速在綠山區奔跑。

    綠山區的某個角落,花狐的家依然亮著燈。燈光從玻璃窗戶射出。在花狐的家裡面,Silver和Mephiles都在坐在沙發上看著FloFox,相同的FloFox也望著他們。
「嗨……都跟你們說不用了。雖然我現在可說是寡『夫』,可是我能耐得住寂寞的。」FloFox右腳放在左腳的膝蓋上,雙手放在右腳膝蓋上歎氣道。
Silver聽到FloFox如此說話,他不禁半開眼睛,右邊嘴角稍稍上揚,呈現一幅半疑惑表情反駁道:「呃……FloFox,你好像還沒結婚,哪來的守寡?」
「阿勒!?」聽到Silver這樣反駁,FloFox立刻食指抓頭,低著頭,顯出思考的表情,然後點頭道:「說的對,我還沒結婚啊。那麼應該是寡『男』了。」
「你有完沒完啊?」Silver低聲無奈回答。
「開玩笑的啦。用不著那麼認真。」FloFox自然地捂嘴。
「說起來,FloFox桑。」Mephiles突然開口問道:「你一個人在這裡居住,不會覺得很空虛嗎?你看看啊,一張雙人床,卻只有你一個人睡。餐椅那麼多,但卻只有你一個人在這裡吃飯。沙發那麼多,但也只有……」
Silver突然轉頭看Mephiles,并瞪了他一眼。他罵道:「Mephiles!叫你來看FloFox,不是叫你來潑冷水!」
Mephiles卻不以為然看著Silver,用著曖昧的口氣回應:「小可愛。你應該知道面對現實是很重要的吧。」
「又“小可愛”了!不是叫你不要用這種詭異的稱呼叫我嗎?」
「生氣也很可愛啊……」Mephiles伸手捏Silver橘色的臉頰。
「放手啦!你……」Silver推開Mephiles的手。他的眼角出現淚珠,一臉氣憤的看著Mephiles,并摸臉頰上被捏紅的部份。
「確實有你們兩個,家裡真的好像變得很熱鬧似的。」FloFox看著Silver和Mephiles說。
「是嗎?」Silver轉移視線,望著FloFox:「那很好啊!有我們常常來這裡看你,你家就不會很冷清了。」
「說我潑他冷水,你自己還不是一樣。」Mephiles臉無表情,小聲地取笑Silver。
「我哪有……我……」Silver臉頓時出現紅暈,緊張的望著Mephiles。
FloFox這個時候站立:「你們兩個慢慢談吧。我要收拾衣服。」他轉向後,走到床邊,拿起一件白色襯衫,將其和服折成方形。
Silver這時候又走到FloFox旁邊:「折衣服嗎?讓我幫你吧。」
FloFox把衣服放下,斜頭看著Silver:「哈…,不知道該說你是好心過頭,還是好管閒事呢?」
「不要緊的啦。反正現在天下太平,幫忙一下也不會怎樣。」
FloFox繼續折衣服,似乎被Silver的熱心打敗而無奈道:「隨便你啦!別惹麻煩就好了。」
Silver拿起某一件衣服,發覺他手上的衣服是和服。想起FloFox說他已不再穿女裝,但卻發覺FloFox擁有和服這女裝,不禁問道:「你不是說你不穿女裝了嗎。怎麼還會有女裝在這裡?」
「不穿不代表就要丟掉啊。而且這和服,是Light送我的。」
「Light送的……?」Silver凝視手上的和服:「可你和他一起就不再穿女裝啊。那麼爲什麽他還送你女裝?」
「當時他還以為我是女生。問那麼多,是不是要連我與他一起的私生活一併說給你聽。」
Silver冒冷汗,輕輕左右搖擺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我沒那麼八卦。」
「我想聽。」Mephiles跪在床上,眼睛發亮地看著FloFox。
聽到Mephiles的聲音,FloFox驚覺Mephiles就在他的旁邊。他眼皮半開,左手拿著衣服,撲在Mephiles的臉上,推開他:「你滾遠一點吧!」Mephiles隨著FloFox的推力而滾下床了。
「FloFox。」Silver突然呼叫FloFox。
「嗯!?怎麼啦?」FloFox轉頭看著Silver。
「請問要怎……麼折衣服啊……?」Silver口吃的問,似乎因不懂折衣服而感到害羞。
「原來你不會啊!?那給我衣服吧。」當FloFox伸手要衣服時,他突然張大眼睛,表情好像被嚇呆了。
察覺FloFox那被嚇呆的表情,Silver也好奇的問:「怎麼啦?撞鬼啦?」
FloFox沒有做任何回應,他只是舉高右手,食指指著Silver的背後。Silver往後一看,發覺一個和他一樣高度的黑色液體。黑色液體在Silver轉向後的那一瞬間,撲向Silver。Silver被黑色粘液撲到,跌在地上。
「抱抱!」Silver跌倒的地方,突然發出Mephiles的聲音。
「放開我!變態!啊……」Silver突然發出掙扎的聲音,還有一些敲地板的聲音也在他發出掙扎的聲音同時出現。
FloFox向前往下看,發覺Mephiles壓著Silver,擁抱著他,並用左臉搓著他的正臉。Silver一臉氣憤,一直用手推開Mephiles,但是不管多用力,似乎都無濟於事。
「這真是恩愛的一對啊!」FloFox感歎道。
「別誤會!我一點也不愛他!我討厭他!」聽到FloFox的話,Silver立即大聲反對。
「小銀子,說謊話會被剪舌頭哦…」Mephiles曖昧地回答。
「哎!?真的嗎?這個……」Silver聽到Mephiles的話,似乎又帶有一點猶豫。
花狐家的大門突然發出開門聲。Mephiles往後一看,察覺FloFox已站在門前了。
「我要出門了。既然你們要來陪我,不如幫我看家吧。這裡有吃的,還有雙人床睡。不過我先說哦,不要弄亂我的家,也不要偷任何東西。不然我給你們好看!」花狐說完立刻走出大門,大門隨著關上,鎖上。
「知道了,長舌的偽娘老闆。」Mephiles半開眼睛:「小可愛。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了。」Mephiles再度轉頭看著Silver:「讓我們倆一起好好玩吧。」Mephiles的臉部立刻貼在Silver的嘴巴。Silver拼命掙扎,但一點效果都沒有。同時,嘴巴被捂住地發出細小的聲音。

    Eggman的基地外面,處於一片黑暗。高空上的月亮下,有一個渾身穿著黑色緊身衣的生物在高空飄著,低頭看著Eggman基地。他的著裝,只能顯示他的眼睛。紫色的瞳孔,一直對著底下的基地。
她從腰間抽出對講機:「這是Hibana。GUN,接受的到嗎?」
「這是GUN總部的電腦室,收到妳的呼叫。」對講機同時發出沙沙的男子聲音。
「我現在處在Eggman基地的上面。Shadow,我們的目標就在裡面。」她從背後抽出一個針孔接收器:「我會想辦法將這個針孔接收器放進基地裡面。到時候你們再用這個接收器,觀察基地內部所有東西。若接收器已進入基地,我會再呼叫你們。」
「收到了,Hibana。」
Rouge突然走出基地門外:「我出門咯。」
Hibana見此狀,立即飛到基地周圍的樹叢裡面。Rouge張開蝙蝠翅膀,想要飛向天空的時候,突然一道折射的微弱光芒射到她的眼睛。她瞇一下眼睛,望著光芒來源。光芒在樹叢裡面射出,她也因好奇心而慢步走向光芒。走近樹叢裡面,發覺一個寶石被插在樹幹上。
「寶石!?」見到寶石的光芒,她非常的開心。帶著興奮和驚訝的心情一步一步走向寶石:「來吧。到我這裡來吧。我會讓你有個好歸宿。」伸手要拿寶石時,突然感覺到一陣小小刺痛在脖子。
Rouge被刺痛的自然反應帶動,因而用左手摸一下脖子,但卻摸不到任何異物。下一秒,她半開眼睛,輕輕跪在地上,然後側邊躺地,閉上眼睛睡覺。一對黑色的腳,出現在Rouge的面前。她的左手拿著一個小小的吹管。他伸手拿起寶石,暗笑道:「愚か者め,これは宝石じゃない,これは単なる硝子(ガラス)。(愚蠢的傢伙,這不是寶石,這只是一個玻璃而已。)」她將玻璃收進自己的腰間褲袋裡面,在Rouge身上摸索她的身體一陣子,之後離去。
Eggman在基地的總部看著監視器的所拍攝的地方。察覺基地大門前有一個可疑物品。
「Orbot!」Eggman大聲喊。
Orbot從Eggman座位的桌上的圓形洞孔出現:「博士這個時候呼叫我,不知有何指教?」他雙手互相摩擦看著Eggman。
「門外有一個可疑物品,你跟我去看一看是什麽東西。」
Orbot斜頭輕輕拍打自己的嘴巴,似乎在做打哈欠的姿勢:「這樣的事情也要我去嗎?是不是自己肥的走不動要我替你做啊?」
「叫你去就去!!!」Eggman的頭一瞬間靠近Orbot,Orbot也因此嚇得沒話說。
「知知知……知道了。」看著Eggman啦兇煞般的表情,Orbot發出一種身不由己的憔悴聲,好像很不甘願似的。
之後,Orbot再度進入Eggman座位上的桌子的圓洞,圓洞在Orbot完全進入的時候關上。從Eggman看著的銀幕,見到Orbot飄出大門,在大門外撿起可疑物品,再度走進基地。桌上圓洞再度打開,Orbot從圓洞出現。
「博士,只不過是一個有愛心的貼紙,應該沒什麼可疑吧?」他手上拿著的可疑物品,是一個類似卡片大小的貼紙。
Eggman拿了貼紙一看:「嗯……這是Rouge的貼紙啊。大概出門的時候不小心掉落了。你可以去睡了,Orbot。」他隨手將貼紙放在旁邊。
「真是的,人家明明都睡了,偏偏這個時候呼叫人來做這些瑣碎事。」Orbot再度進入洞內。
貼紙上有一個非常小的微型儀器,儀器上有一個小小的鏡頭,不停地轉動。
「接收器已經成功帶入基地,你們可以啟動衛星追蹤導航和控制了。」Hibana坐在樹枝上,用著對講機說話。
「明白了。感謝Hibana的援助。不過,要將整個基地徹底觀察,還有駭基地的電腦資料,可能要一段時間,就請Hibana間諜稍微等待吧。當我們將一切事情都做完的時候,基地內有什麽特別事情發生,我們都可以第一時間通知你。」
「知道了,保持聯絡。」Hibana將對講機關閉,收在胸前。
貼紙下的儀器,突然離開貼紙,悄悄地從卡片飛出,慢慢飛向Eggman桌下的中央處理器,隨後貼在中央處理器的旁邊。
「這個儀器,擁有避開電波探測的功能,以便不會被任何探測器發覺。」Hibana這時候自言自語道:「不過,要是儀器被人發覺的話,一樣也是潛入失敗。希望這段期間,Eggman不會發現儀器吧。目前這些計劃,是爲了徹底瞭解基地內部的運作和Shadow的位置。」
她再從背後抽出電子記事本,按下錄音,以錄音方式寫報告:「執行任務的第一天的報告。現在處於晚上十一時三十二分三十八秒。我第一個的行動就是要追蹤Shadow的位置。爲了要達成目標,首先我們要靜悄悄的將任何能接受一切資訊的東西進入基地。首先,我用麻醉彈將Rouge射倒,再從Rouge身上偷了她的貼紙,將接收器放在她的貼紙下,放在基地門前,祈求有人會去將貼紙撿起。殊不知,這個博運氣的計劃,能順利進行。接下來呢,我……」她一個在樹上,小聲地靠近電子記事本,述說她的任務事蹟。

    此時FloFox的家,也陷入一片黑暗。屋內的燈全都被熄滅了。
「好久哦……FloFox怎麼還沒回來?」Silver躺在床上自問。
「沒回來就沒回來嗎。只要那偽娘老闆沒有阻礙到我們就行了。」Mephiles也躺在床上。
「不要一直叫人家偽娘啦!天生麗質的他也不想啊。」
「是啦是啦!知道了。只要你開心,我不叫他偽娘就是了。」
「你會把嘴巴放規矩點我就很開心了。」Silver伸手抱著Mephiles的胸口。
「小傻瓜。」Mephiles也跟著伸出手抱著Silver的頭。
兩個刺蝟,一同躺在雙人床上,互相擁抱。慢慢的,睡意緩緩沖上腦袋,他們倆也慢慢的進入夢鄉。

    寧靜的站前廣場,只有街燈照亮著黑暗的街路。一片黑暗的天空下,街道的沒一個建築頂端,都是黑暗的。在一間便利商店,FloFox在陳列的商品東張西望,似乎看著想要購入的東西。柜台後的挂鐘,顯示現在的時間是十二時五分。FloFox從陳列的商品拿了一些方便麵和一些日常用品,走到柜台前,將商品放在柜台上,柜台後的男收銀員自然的計算FloFox所購買的物品總和價錢。算好了價錢,把價錢的號碼說出,FloFox隨著從口袋拿出紙鈔,遞給收銀員。收銀員將錢收進收銀機,對FloFox鞠躬後,FloFox也對收銀員微笑,然後離開便利商店。
「是時候回家了。Silver和Mephiles他們倆也應該很急著想回去自己的空間吧。」FloFox走著走著,腳步逐漸飛離地上,用著自己的飄浮能力飛上天空,向綠山區飛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