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田的部落

關於部落格
我的抒發思想、心情地點
  • 18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青夫婦小說[第十章]

在他望著Rouge的時候,Shadow突然從他的背後繞過走出,轉身走向基地出口。
「你這次又要去哪兒啊,Shadow?」Eggman看見Shadow步步走向出口問道。
「散心。」Shadow沒有看著Eggman,繼續向前走。在Rouge身旁擦肩而過,也絲毫不理會她。
在走廊的牆壁上,一個監視器的鏡頭一直對著Shadow。另一方面,Hibana身著藍色和服和黃色絲巾腰帶,戴著眼鏡并穿白襪和木屐,坐在“獸人咖啡館”的紅瓦屋頂上。她上握著一個手機記事本,看著裡面的映像。映像中顯示Shadow慢步走向基地的出口。
「Hibana間諜,我們已成功駭入Eggman基地的電腦。現在這個映像,就是他的基地內的監視器所拍攝的映像。」手機記事本突然傳出一個男子的聲音。
「嗯。能成功駭入Eggman的電腦,看來昨晚的功夫並沒有白費。」Hibana看著映像回答。
「不過Shadow似乎要出走,那樣的話不是無法知道他的下落。」
「其實駭入Eggman的電腦,除了瞭解Shadow位置然後計劃獵殺以外,你們應該打算破壞Eggman的基地吧?既然無法追蹤Shadow位置,那麼你們就觀察Eggman的電腦有什麽重要資料可領取吧。」
「可是這已經是任務範圍外的事情了。」
「照做!」突然傳來GUN總司令那嚴肅的命令:「Eggman一天靠近我們的城市,我一樣也是不會放心。如今能讓我們瞭解更多Eggman的情報,我們就不好錯過此良機了!現在我下新命令,務必把Eggman基地摧毀!」
「遵命,總司令大人。」
「追蹤Shadow的事情,等機會一來才進行吧。」
「總司令大人英名。」Hibana的意見被贊同,心裡有些愉快,也讓她輕輕微笑回答。
「Hibana,接下來你就要追蹤Sonic了。」總司令說道。
「遵命,總司令大人。」Hibana輕微點頭答應,拇指按了手機記事本旁邊的一個按鈕,屏幕瞬間黑暗。她接著站立,向前面奔跑。腳步抵達屋頂邊緣,一腳跳 躍到空中。在空中之際,一位行人察覺道路上突然出現一個奇怪的黑影就往上看,其他行人也發覺該行人抬頭的舉動,因好奇心而跟著抬頭看天空。Hibana騰空之時身體卷成一粒并轉圈,降落的時候展開身體,在咖啡館門前雙腳著地。著地那一瞬間,不禁讓少數在咖啡館門前路過的居民受驚,使得他們往後退一步并望著Hibana的著地處。
「Sonic,here I come.」Hibana輕輕推上眼鏡的鼻墊處。
「好棒的特技哦!!你是女忍者嗎?」突然出現一陣激烈的拍掌聲環繞著Hibana。
Hibana吃驚的察覺身邊的人民看著她,她不時感到羞澀和丟臉。她輕輕張嘴,目光呆滯的看著四周。
「我聽說忍者都有穿狐狸面具的,沒想到是真的!而且這面具也未免做的太真實了!!還戴眼鏡呢。」一位女性看著Hibana的臉驚訝道。
「這個……」Hibana無言以對。
「可忍者不是穿黑漆漆且覆蓋全身的緊身忍者裝嗎?爲什麽她穿和服啊?」Hibana身後一位男子指著她的衣物。
「也許是新潮流。」在該男子旁邊的一位中年男性點頭回答。
Hibana不知該如何應付這個場面。她跳出人群,行人見到這情景又不禁雙手快速合拍鼓掌并叫好。她沒有被這鼓掌聲影響,一直向前跑,從背後抽出一把白色的槍朝天空射,一個鐵鉤從槍口噴出。鐵鉤勾在建築頂端的凸起的邊緣,她按一下扣板,一瞬間隨著手上的槍一起被拉上屋頂。

        Sonic在站前廣場的馬路旁邊的白色石磚行人道上行走。今次的街上,人煙稀少,也見不到一輛車經過。行人道上只有少許人民來回,但手上都拿著一把 傘。一瞬間碧藍天空突然被大片的烏雲侵襲,城市部份也開始進入烏雲下的黑暗。吹起了強大的風,街上的樹,也跟著這股強大的風,彎腰撥葉。Sonic感覺到 了強風的來襲。強風飄過Sonic,使得他頭上的刺往後拂動。大風的吹襲,讓他張開雙腳穩固自己的重心,舉起雙臂在身前抵擋大風。黑暗突然也覆蓋 Sonic,Sonic右眼瞳孔往上一望,發覺烏雲已將大地遮蓋,并放出一道銀白色的霹雷,然後釋放貫耳的雷聲。
「要下雨了嗎?」他眺望天空看:「而且這股風好強大啊!」
在他眺望天空的時候,烏雲就開始下起豪雨。無數點滴的雨打在城市每個角落,也大力的打在Sonic身上。在Sonic眼前的場景變得一片空虛,毫無人影。 四周突然出現一層白色的雨霧,雨霧也非常的靠近他。陷入四周都是白色雨霧的情景,無法看到遠方的情景。人行道旁邊的水溝蓋底下,好像急流一樣不斷向水流方 向快速流動,少許垃圾一瞬間漂流過水溝蓋,不停歇任何一秒。Sonic的毛色開始變得比較深,身上也開始滴水。
「Hurricane?」眼見四周的情景,Sonic的大腦第一時間想到暴風雨:「沒啥能難倒我的。」之後他用音速向前衝刺。
雖眼前一片白亮,但他還是像個無頭蒼蠅不斷向前衝。眼前盡是一片白光,殊不知就出現黃色車輛的側邊。他身體往後,右腳放在身體前面以便能用摩擦停止自己的 速度。人算不如天算,地上一片雨水,讓得他無法用摩擦力停止自己的速度,直接滑翔撞上車輛的側邊。他的頭直接撞破後座的車窗,車身也被他的身體撞出一個 洞。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音,眼前只見玻璃碎片濺灑在後座。隨著雨水的低落,車的後座一瞬間變濕。
「Ow……」Sonic在車外搖頭,甩掉頭上的鏡子碎片,慢慢將頭從車內拔出:「這就是爲什麽我不喜歡狹小的空間。既不能跑步,而且一瞬間就可能撞牆。不管了,先去獸人咖啡館。」他輕撫自己的頭頂,轉向左邊向前走。一次撞擊,讓他變得有些自律,慢步的在這茫然大雨中走路。
Hibana在車的另一邊悄悄爬向Sonic行走的方向。她臉上的白毛因吸水而下垂,身著紫色的間諜裝。
「只不過因為暴風雨而躲在這車旁,沒想到就有意外收穫。」她一臉邪笑看著Sonic的方向心想:「看來我知道我該往哪兒走了。頭好痛……」她突然撫摸後腦:「撞壞車就算了還要連累我。」

        冒著傾盆大雨,Sonic一步一步的走到獸人咖啡館的門前,舉起手用手指關節敲打門。
「有人嗎?」他眺望大門門窗裡面,試圖看看FloFox有否在店內。
店內天花板的吊燈都亮著,天花板的風扇也在輕輕旋轉。每個餐桌的餐椅都貼近其餐桌,餐桌上也空無一物。在櫃檯前,FloFox一絲不掛坐在旋轉椅子上倒酒在酒杯上。紅紅的液體從酒瓶口流出,形成一條流水,流進酒杯。他上半身伏在櫃檯上,望著酒杯裡的酒水。
「喂!Flofox,open the door。」Sonic敲打正門。
「唉!?」Flofox起身一望正門,看到Sonic站在門前,而且還冒著雨。他放酒瓶在櫃檯上,半睡不醒的駝背走向正門無力道:「暴風雨侵襲還來做什麽?」
Flofox解鎖大門,Sonic就趕緊開門衝進咖啡館,撞倒了Flofox。
「好冷啊…」Sonic渾身滴著雨水,抱著自己的身體顫抖道。
「請你進來你卻這麼無禮!」FloFox撫摸自己的臀部站立。
「I'm sorry。不過真的太冷了。借毛巾用。」Sonic開始走向咖啡館的後門。
「等會!」Flofox突然無力大喊,喝住了Sonic。他指著Sonic的下面:「你一直滴水,哪裡都不准走!給我站在那兒不許動!」
「Okay。」Sonic站在原地點頭。
「你等著吧,我拿毛巾給你。」FloFox走向後門,但還沒抵達後門時突然轉右,走近員工室。
過了短暫時間,員工室的門打開,FloFox拿著毛巾和拖把走出房間,走向Sonic。
「給你。」他伸出毛巾給Sonic。
「Thank you!」Sonic接下了毛巾,走向左邊,靠近玻璃牆擦著自己的刺。
FloFox看著地上的水漬,無奈搖頭後用拖把抹亁水漬。Sonic則坐在餐椅沙發上擦自己的背後和四肢。FloFox抹亁了水漬,再度走進員工室,把拖把放在一邊。
「So,為什麼你還在這裡?」Sonic擦著頭問。在他擦頭期間,一個細小的紅色發信器在他擦頭期間,進入他的刺。
「沒什麼,只是借酒澆愁。」FloFox又無力走向櫃檯前倒酒。
Silver他們呢?」Sonic把毛巾隨手放在餐桌上,走到FloFox旁邊,坐在他旁邊的旋轉椅子。
「在自己的世界。因為天氣預報說今天會暴風雨,所以叫他們不用來。」
Sonic聽到FloFox的解釋不禁點頭感歎道:「哦……怪不得今天中午的街道那麼冷清。原來是要暴風雨了。」他突然轉頭看FloFox:「而且,你怎麼一絲不掛的?你平常不是穿衣的嗎?」
「我是男的,一絲不掛有何不可?你也不正是如此?」FloFox抬頭喝酒。
「是沒錯。只是看不慣你一絲不掛,而且你又女生樣、女生聲音,我看了還是覺得蠻怪的。」Sonic的臉部出現紅暈。
「沒錯我因為工作所以每次都要穿制服。但Silver和Mephiles早就看慣我這樣一絲不掛。你看多點你就習慣了。」
「不,沒那個必要。」Sonic冒冷汗委婉的拒絕。
此時,FloFox再度抬頭喝酒,把酒杯裡的酒喝完,臉上開始出現紅暈,頭搖搖欲晃。但FloFox又再度握著酒杯,再度倒酒。
Sonic見FloFox這般墮落狀態,他勸告說:「先生,別再喝了。你醉了。」
FloFox卻繼續倒酒。酒杯裡面的酒水高度接近杯口時,就把酒瓶放一邊沮喪道:「就讓我喝醉吧!」他舉起酒杯,抬頭灌酒,把酒杯裡的酒一次過喝光。喝完後把酒杯放在櫃檯上,從椅子滑下,跌落在地上,伏地躺著。
「難看死了。起來吧!」Sonic彎下腰,把Flofox的右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扶FloFox起來,發覺他流著眼淚就問道:「哭啥?是不是跌下來撞痛了?」
FloFox沒有做出回應。他絲絲張開眼睛,轉頭看著Sonic,輕聲說道:「Light……」他的左手輕輕移向Sonic的胸口。
「喂!你的手想幹什麼?」Sonic冒冷汗問FloFox。
FloFox的手掌貼在Sonic的胸口的時候,不禁開始在Sonic的胸口輕輕搓動、撫摸。
「啊!!?」Sonic被這一撫摸嚇到,不禁把FloFox甩開。
FloFox被甩開的時候轉身,額頭無意中撞倒了餐椅的椅背頂端。FloFox的頭在椅背上彈跳一下,全身滾向右邊,仰天躺地。殊不知,他的額頭出現了淤青,他也在沒痛楚且失去意識下眯眼昏睡。
看見FloFox撞頭,還出現淤青,Sonic不禁張大眼睛捂嘴自言道:「Oops!This is bad!」
「Light……愛…愛……」他突然輕聲的呻吟。
「果然還是放不下。」Sonic聽到他呻吟,不禁歎氣道。他再度東張西望看著四周:「反正現在下著暴風雨,就在店裡面休息吧。長時間奔跑來奔跑去,應該也 是時候休息。」他隨心走到一個餐椅旁,坐在餐椅上,看著窗外一片白霧的街上,欣賞著雨滴打落在建築的潑打聲,還有強大暴風的那無情的嘯聲。

        如今的暴風雨,不僅侵襲站前廣場,綠山區的草原也受到暴風雨侵襲。眺望遠處,既是一片深藍的情景而已。深藍色的遠景底下,盡是一片綠草而已。豪雨和 暴風,給這安靜的戶外添上空虛的氣氛。草原上的樹林,無數的樹叢不禁滴落無數的雨水,樹幹也被風吹的搖搖欲動。Shadow環抱在胸坐在樹枝上,半開眼睛 眺望眼前的一片深藍的情景。一點頭上的雨水,不斷在他的眼前低落。赤裸的在雨水的沐浴下,他不帶一點反感和寒冷的顫抖。雷電的出現,其雷光把陰暗的地面, 添上一時的白色。他那孤高和傲慢的苦臉,似乎帶出他背後帶著一些煩惱。此時,他突然閉上眼睛,低下頭搖頭,表情也變得很憂鬱。
「Sonic。」在盡是豪雨的雨聲下,出現他細小的聲音:「我不知道我和你到底擁有著什麽感情了?到底什麽叫做朋友? 感情又是從何得來?每當和你在一起,我都感到一時無法形容的羈絆的感覺。好像有根線牽著你和我,拉著我要和你一起。只是有的時候,我選擇拉斷那根線,因為 我不希望不相干的生物看到這根線。這是爲什麽呢?我很喜歡和你在一起,但我又不想不相干的生物看到。我們是否應該一起到一個沒有生物的地方一起被這根線牽 絆呢?」他的右手突然撫摸自己潮濕的白色胸毛:「就是……那個時候你躺在我的胸毛上。」他的腦海中,突然閃出一個畫面。
「危險!」腦海中的Sonic對他大喊,然後用音速撲向他。Sonic就躺在他的身上一陣子,臉部則伏在他的胸毛。
腦海又閃出另一個畫面。Sonic抱著他並對他笑著,但他自己卻從Sonic身上跳開,用手掃自己的身體。
「Sonic,你知道當我有了這條線的時候,我的腦海盡是你。我好像希望再能夠見到你。」他雙手側面合起,雨水就在他的兩手的掌心內聚集,但從他的手指的夾縫間像個細小的水流流出。
「Sonic,我……這叫喜歡……你…了嗎?」在模糊且受雨水點滴波動的水面中,他稍稍看到自己的倒影。他雙手輕輕分開,手上的水就從他的手掌邊流去,凝視著自己的雙手掌心。
        
        另一方面,Sonic坐在靠近玻璃牆的沙發餐椅,左手盯著頭的下巴,頭往右看著一成不變的風景,但他卻看得入迷。他轉頭看前方,對面座的FloFox依然倚在餐桌上抱頭大睡。
看著FloFox沉睡的樣子,Sonic不禁自問道:「真的是一個傻瓜。只不過是所愛的狐狸逝世了,需要這麼落魄嗎?何謂相愛呢?如果相愛是這樣讓人悲傷的東西,我真希望我不會擁有這份感情。可是,我依然不明白,爲什麽還是那麼多生物會要這份感情?」
此時一個“叮”發音的電子聲從櫃檯內還出。Sonic聽到這個電子聲立即轉頭看櫃檯,然後慢步走近櫃檯檢查聲音來源。在櫃檯的抽屜內,他發覺一個合起的筆記型電腦。他將筆電放在櫃檯上面,打開電腦螢幕蓋,察覺左邊視窗裡的一個框框是Tails
「Tails!?」他看到框框裡的圖像是Tails,不禁驚訝道。
「Sonic!?你怎麼用著FloFox的筆電?」電腦發出Tails的聲音同時,圖像的Tails跟著做出說話的動作。
「我還要問你呢。你怎麼能跟他聯絡?」Sonic問道。
「嗯……我只是很少見到像我的雙尾狐狸了。所以……打算和FloFox互相聯絡。」Tails左手上下抓後頭。
「是嗎?那你什麼時候跟他要聯絡的……鏈接?」
「不是靠鏈接的,是靠電郵網址。我跟FloFox要他的電郵網址,就能和他這樣交談了。」
「原來是這樣哦。那麼平時我們在飛船看到Eggman的視屏也是一樣的道理嗎?」
「呃……Sonic。其實那個……跟這個不一樣。」Tails口吃且委婉的說。
「Whatever。不過如果你要找FloFox,他現在醉夢中,睡去了。」說話的時候Sonic望著FloFox。
Tails聽到這訊息驚訝道:「哎,是嗎!?」他轉頭失望道:「那好吧。」突然又面向Sonic:「我才想起。你怎麼會在FloFox那裡?外面下著強大的暴風雨,你爲什麽不回來?」
「我就是在城市的時候突然發生暴風雨,才在FloFox的咖啡館避雨。白霧一片的害得我不能輕易在城內跑,三兩下就撞牆。」Sonic左手食指放在嘴前,望著外面的暴風雨埋怨。
「那就好了。Sonic只要不再像上次消失就好了。」
「Don't worry,不會再發生的。」Sonic對Tails豎拇指。
「嗯,知道了。」Tails對Sonic微笑點頭。
「啊,對了。工作室都沒怎樣吧?」Sonic突然問道。
「沒什麼。一切生活都超平靜的。Amy也常常來工作室找你,可是你都往外跑了。」
「是啊。都不知道爲什麽,我們的生活好像都變得很安詳,感覺骨頭都快懶散了。」Sonic右手握著左手肩膀,左手手肘向左邊逆時轉動:「是不是Eggman最近沒統治世界的方法了。」Sonic眯眼揶揄。
「哈哈,這你就去問他啊。說不定你去跟他找麻煩,他就給你一點樂子了。再說,安詳的生活不好嗎?你有大把時間自由奔跑。」
「可惜的是就少了點刺激,少了點隨時喪命的刺激。」Sonic抬頭做出思考的表情。
Tails低頭低沉道:「真是的。Sonic你根本就不怕死和不懂珍惜生命嗎。」
Sonic輕笑,左手手掌對著Tails:「哈哈哈哈,真的沒關係的!我活了這麼久,從我小時候還是圓圓胖胖的時候就已經玩了無數的死亡遊戲了。結果我還不是好好的站在這兒?什麽Eggman的最終機器人、Biolizard、Metal Sonic、Dark Gaia之類的都皆浮雲啊!」Sonic滿懷歡笑突然說起成年往事:「一見面三兩下就被我擱倒。整個過程華美莊重,不用多少時間。」
Tails卻沒有帶出一絲微笑轉頭道:「是啊。那次Metal Sonic的最終狀態,你、我和Knuckles一起變成超級狀態一起擊敗它。Biolizard事件,我也親眼目睹你和Shadow一起超級化對付他。經過無數的死亡遊戲,我們又真的每次都這麼幸運嗎?」
Sonic皺眉頭看著Tails:「Tails,你怎麼啦?你從何時開始變得這麼杞人憂天?如果我像你一樣這樣杞人憂天的話,那我且不是不用到處闖蕩,整天窩在你的工作室躲起來。你以前從來不會擔心我的生死啊。怎麼今天…」
Tails臉上出現一點紅暈,似乎被Sonic說中一點心裡話。他低頭斜眼看著Sonic口吃說道:「Sonic,這個嗎…我……」他突然抬起頭大聲道:「啊!我突然想起我們的雙翼飛機要維修一下了。沒有維修的話,等下飛機起飛一下就墜機了。」
Sonic睜大眼睛看著Tails:「好突然哦。那麼,掰掰了。」
Tails看著Sonic,失望的慢慢點頭:「嗯,掰掰。」此時出現Tails的框框被兩道門關上,似乎是軟件設計的一種視覺效果。
Sonic看著框框自言道:「這樣就等於交談完畢了嗎?那麼FloFox的電腦直接蓋上也就可以了。」他伸手將筆電的螢幕蓋上,然後把筆電放進櫃檯抽屜內。
看著窗外,依然處在狂風暴雨之中,他不禁搖頭歎氣感歎道:「暴風雨啊,你啥時能結束啊…???!」

        狂風暴雨的夜晚,GUN的成員也依然不停息的工作。在電腦室裡,許多GUN的員工身著西裝,在一排一排的電腦桌前面看著自己面前的電腦。電腦室的最 前面有個大銀幕,銀幕上有白色大寫G的字樣,背後還有一個白色線條地球,而背景則是藍色的。總司令站在電腦室的高臺上,雙手放在背後看著電腦室最前面的大 銀幕。
「總司令大人,Hibana間諜來電。」一位電腦座前面的GUN員工說道。
「接通訊息。」總司令下令道。之後最前面的銀幕突然出現Hibana的樣子。她的頭髮被強風吹拂,右手則按著自己的頭髮。身後是一片漆黑的天空,并有一陣強大的風聲在通訊瞬間出現。
「報告總司令大人。」
「有什麽事嗎?」
「我已將發射器放置在FloFox的毛巾,然後讓FloFox給Sonic毛巾擦身,發射器自然進入Sonic的毛髮內。」此時大銀幕突然轉換成地圖的圖形:「你們看到的藍點,就是Sonic的所在位置。只要他在地球裡面,你們應該都追蹤得到吧。」
「幹得漂亮啊,Hibana間諜。」總司令看著地圖不禁帶出微笑。稍微觀察地圖,總司令發覺藍點旁邊有個白點又問道:「等下,爲什麽你會在Sonic附近呢?你難道沒有被他發現?」
「沒事的,總司令大人。目前我人在獸人咖啡館的屋頂,而Sonic則在咖啡館裡面睡覺。」銀幕的映像突然又轉換成Hibana的場景。映像視點是以高往下看,看到Sonic倚在桌子上睡覺。
「這藍色刺蝟既然能在我城市安心睡覺。入了虎穴既然還能這麼安心。」總司令看著Sonic輕輕點頭:「我得說我真的很佩服他的膽量。」
「近來我發覺Shadow和Sonic之間有常見面的可能性。所以可能追蹤Sonic時候,也可以知道Shadow的位置。」銀幕的映像顯示Hibana把屋頂瓦片放回空洞位置,映像然後轉到Hibana的面前。
總司令聽到這個消息更是開懷,但他依然保持著莊嚴的儀態正經道:「是嗎!?那麼你打算如何?」
「我打算一次過把他們在城市外殺了。我需要你們常提供我他們的所在位置。」Hibana說話聲音突然變得低沉。
總司令對Hibana點頭:「嗯!我們會儘量妥協你的,Hibana。只要是任務所需,我們都會幫你。」
「多謝總司令大人。時候不早了,總司令大人。我應該要上載我的報告,不然有什麽遺漏你應該會譴責吧。」
「啊,也不早了。上載了報告就好好休息吧。」總司令用著鬆懈的語氣說道。
「那麼Hibana間諜在此先下了。」Hibana舉起左手,左手手指放在眉毛上。
總司令同時舉起右手,手指放在眉毛上說道:「祝你任務順利。」說完便放下手。
「謝謝您的祝福。」Hibana把手放下,映像瞬間消失,強大的風聲也跟著消失,銀幕也變回之前的G字眼和地球。
看著映像消失,總司令依然站在高臺看著銀幕突然心想:「Hibana間諜是我們GUN私下請來的間諜。其實與其說請來,不如說是她親自找我們GUN的。雖 然當時我不明白爲什麽她會來到我們GUN旗下做間諜,不過無可否論他為我們帶來不少貢獻。好幾次的恐怖分子的攻擊和一些掃毒工程,她都給不少情報。可讓我 比較疑惑的是,她做事一向留活口。就算是沒必要的人證或是犯罪集團的雜兵,她都不會在行動中殺掉他們。就算陷入槍火之戰,她依然都只是射擊敵人的四肢和潛 逃。安全的時候,才跟我們GUN要支援。這麼看來,她應該沒有做過殺手的前科,但卻有傑出的潛入能力。可是這次的任務是暗殺那兩個刺蝟,她又可以說的那麼 有信心可以殺掉他們。難道說她和那兩個刺蝟有深仇大恨?可是還是不行。我必須要時時看著她執行任務,以便她無法下手的時候,我會派兵直接去暗殺那兩個刺 蝟。不過話說回來,那個“獸人咖啡館”是什麽來的?得問問我的部下了。」
此時他突然大喊道:「搜查官!」
在電腦室裡面的一位西裝男士突然從座位站立,轉身對總司令敬禮:「是的,總司令大人!有何吩咐?」
「有關Hibana說的獸人咖啡館,我一直很好奇是一個什麽咖啡館。你那邊有什麽資料嗎?」
「有的,總司令大人。其實這個咖啡館在我們城市出現不久而已。而且很多市民都去觀光過,都沒有什麽問題。」
總司令聽了搜查官的回答,虎口捂住嘴巴,眼睛看著其他方向輕聲道:「是嗎?有一個新開的咖啡館在我們城市出現一陣子我既然不知道。看來我已經很少理會城市的瑣碎事情了。」說完便對看著搜查官下令:「給我有關這個咖啡館的資料。」
搜查官敬禮點頭道:「遵命,總司令大人。等我將資料整理一下,我就能將其咖啡館的資料遞交給你。不過這可能要等到明早吧。」
「沒關係,我可以等。」總司令回答。
「瞭解。那我先整理一下城市的資料。」說完搜查官立刻坐回原位,繼續對著電腦。

        明日的早晨,Shadow獨自一人在空蕩的站前廣場行走。街道路上的四周都是水漬和水潭。他走路腳踏水漬,水漬在他的鞋子周圍濺出水花,弄濕他的鞋 子,他也毫不理會,只是一直看著空蕩的四周。有一輛車子在建築的角落倒反,似乎阻礙了交通。該車的車鏡也灑落一地,遍佈車輛的四周。
「昨天的暴風雨還真是大。人類的車子無法抵擋暴風的力量,真是個爛科技。」Shadow看著車子說道。
走到左右分岔路時,他察覺前面一輛車的車身凹進,凹進的洞的大小和他一樣,後座車鏡也灑落在後座上。Shadow感覺該車有些古怪,走向前看,除了外表的凹陷和破碎的車鏡,他找不到任何奇異的東西。
「這凹陷,和我身材差不多。難道…Sonic就在附近?也許就在那個咖啡館。」說完他就用音速跑向右邊,瞬間變成一道橘色的光芒。
橘色光芒出現在“獸人咖啡館”的時候就突然停下,光芒瞬間散開,出現他黑色的身影。他透過玻璃大門往裡面一看,發現Sonic拿紙巾遞給FloFox,然 後還輕拍他的肩膀,FloFox也對Sonic點頭。Shadow看到此時情景時,情不自禁皺眉頭并緊握拳頭,但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察覺自己從未有如此的心情
他低頭看著自己拳頭自問道:「這是什麽憤怒感?從哪兒來?看到Sonic安慰別人,爲什麽我………」
「你在門外幹什麼?」大門突然打開,Sonic站在門框看著Shadow問道。
Shadow此時抬頭看Sonic,看到Sonic一臉疑問的看著他。他鬆口氣對Sonic說:「Sonic,能和我一起出外談談嗎?」
「No way。」Sonic帶著微笑搖頭:「我還要安慰FloFox,而且他還要求我帶他去一個地方。」
「哎!?」Shadow睜大眼睛看著Sonic。
「Shadow也想跟嗎?」FloFox拿著紙巾擦淚,走到Sonic背後問道。
Shadow看著他們,說不出一句話。他張嘴說不出一句話,似乎有話說不出。
Sonic察覺他說不出話,於是轉頭對FloFox說:「別管他了,我們先走咯,FloFox。」
FloFox對Sonic點頭說道:「Alright,let's go。」之後Sonic走過門框,轉向左邊漫步前走。FloFox卻走近店內,按下牆上的按鈕,天花板上的燈光隨之熄滅,電風扇也停止旋轉。
Shadow跟著Sonic一起走,他轉頭問Sonic:「Sonic,那狐狸跟你說什麼,要帶你去哪兒?」
Sonic聽Shadow的疑問,邊走邊諷刺道:「嘿!?你真的是Shadow嗎?怎麼那麼八卦的?不像你啊。你讓我感覺好害怕哦。」
Shadow臉紅轉頭羞澀道:「是嗎?算了,不問你了。」他頭背對著Sonic,低下頭,眼睛半開,嘴角往下,似乎那失望的表情,不敢顯露給Sonic看到。
FloFox從後面奔跑趕到他們倆的背後:「喂,Sonic。你就這樣走人,也不等我關店嗎?」
Sonic聽到FloFox的聲音急速往後看:「哦!?Sorry,忘記還有你了。」
「那你要跟嗎?Shadow?」FloFox看著Shadow的背後問道。
Shadow沒有出聲,頭依然背對著Sonic。
「他什麼也不說,就讓他一個人這樣吧。」Sonic說完就牽住FloFox的手。
「你幹嘛!?」FloFox驚覺Sonic的左手牽住他的右手,便輕輕拉自己的手,似乎要扯開Sonic的緊握。
「你能跑得更我一樣快嗎?我現在就想去那地方了。」Sonic對FloFox眨眼并豎拇指。
FloFox的頭轉一圈,帶著無奈微笑看著Sonic:「Whatever。Anything you like。」
「等會兒!」Shadow突然面對Sonic,拉住Sonic的左手。
Shadow這樣拉住Sonic的手,Sonic和FloFox都停下腳步,看著Shadow的手。Shadow接下來又問道:「我可以跟你去嗎?我想跟你一起去。」
Sonic目光呆滯看著Shadow那央求的表情,用著平平的聲調回答:「Okay…,你可以跟…可是你…可以把手放開…嗎?」說完就望著Shadow的手。Shadow這個時候才察覺自己握住Sonic的手。
他急速放掉Sonic的手,臉紅轉頭羞澀道:「這個……對不起。我……」
「Sonic,走吧。」FloFox看著Sonic說道:「一直握著我的手我的手會血流不通的。」
Sonic對FloFox點頭道:「是是。Let's go。」Sonic抬起右腳,看著前方,一瞬間化為藍色光束,用音速般的速度跑出城。
Shadow發覺Sonic已用音速跑走大喊道:「喂!等我!」他也用音速追著藍色光束跑。兩道不通顏色的光束,從城市跑出,急如音速衝向綠山區的森林區。

        「急性子成如此,結果還不是要乖乖坐在我的汽艇等待目的地的到來。」FloFox手握方向盤,駕駛著一艘汽艇。
「是啊,結果還是要無聊了。」Sonic躺在後座,背靠汽艇邊緣,一臉不耐煩的看著他眼前一片黑藍的天空和反映天空那陰暗顏色的波濤海面。
「似乎暴風雨就算過了,天氣依然沒有好轉,還是烏雲密佈的。」FloFox抬頭看著天空。
Shadow坐在FloFox的左邊,雙手環抱在胸,望著左邊的海洋,顯出他平時一臉苦澀的表情。汽艇的風扇聲是在這寂靜的海洋唯一發出喧嘩的吵雜聲的東西,而水面也因風扇的吹動和汽艇的推動而灑出很多水花。
一陣小浪突然在他們的面前出現,FloFox見此情形說:「有浪,坐穩哦。」浪經過汽艇的時候,汽艇一時從水面飛起,然後再度降落到水面上。降落在水面上時,打出滴滴海水滴落在汽艇上,一陣海浪跟著潑打他們的汽艇前方,瞬間一片海水就這樣噴進他們的汽艇裡面。
Sonic被海水噴濺到全身,不禁趕快坐起來問道:「哇!要沉船啦!?」
「這只不過是小海浪罷了,用不著緊張,常有的事情。」FloFox回答Sonic。
「真是的,我又全身濕透了!」Sonic甩雙手以甩掉手上的水,接著搖頭甩掉刺上的水。
FloFox往後看不禁譏笑道:「哈哈哈哈,你剛剛甩手搖頭的很像一隻狗,你知道嗎?」
Sonic聽到FloFox的譏笑,不禁反駁道:「狗狗狗……狗!我哪裡像狗啦!?我又沒有狗尾巴和狗的鼻子。你呢,你跟狗還不是一樣是犬科動物,一樣有狗的鼻子和狗的尾巴。」
「好啦。開玩笑,別認真。」
Shadow聽著兩人的爭吵,嘴角不禁向上。雖然他沒有說,但他閉著嘴巴,把笑聲含在心裡抿嘴輕笑。他閉著眼睛心想:「Sonic,你依然都這麼風趣。你對我也是如此,對他人也是如此。」
FloFox突然用著嚴肅的口氣對Sonic說道:「別鬧了!就快到了。你就不用悶了。」在前方,原是一片海洋,突然隱約的出現了小島。
Sonic見到小島問道:「你這次帶我們來該不會是又是去村子吧?」
FloFox搖頭:「沒有。我想帶你們去一個聳立悠久的古塔。那個塔,在我們來到這個小島之前就已經存在了。」
Sonic聽到FloFox解釋的地點非常神秘,他張大眼睛和張嘴顯出白牙,充滿激情的笑容說道:「要探索了嗎!?Sound Interesting。」
汽艇繼續向前進,一直到接近小島的岸邊,才開始放慢速度。抵達小島的岸邊,汽艇的風扇開始停止轉動,汽艇也隨著停留在岸邊。
「到了。下船吧。」FloFox往後看Sonic,頭點向島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